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品读简嫃: 问于《水问》  

2010-05-19 21:25:37|  分类: 杂感一、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读简嫃: 问于《水问》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品读简嫃: 问于《水问》

 

   《水问》序:如水合水

  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水问》里的每一段故事、每一折心情、每一个句读……我是再也写不出的。哪怕仅仅是花的朵影、叶的凋图、情的沧浪、人的聚散……这些都远远逝于不回头的光阴洪水里,我变成涯岸送行的女子,千万难。

  然而,认真想起来,写《水问》时期的我,不正是每个生命中唯一被允许的一段风华岁月吗?那样好问,要问清楚生命的缘由、存有的理则、宇宙的奥论;又倔强,在心里傲骨嶙峋以掩饰内在的贫乏与弱小,在举止起落之间拗格以隐藏言语的笨拙,却又狂热,为着知识的进行曲那么嘹亮雄壮,便希望成为坎坎击鼓的人;为着笔墨的田是那样深厚柔美,便痴迷着要荷锄。而更多的时候忧伤,眼见着季节无止的嬗变,大自然不息的荣枯,而忧于花之未落、月之未沉、鸟之未喑音、恋之未折先残。

  是了,那段年岁里最大的主题是爱。渴求美善的爱,却不懂得去彼此守护;总在拥抱同时互使出个性的剑芒、在赞美时责备、倾诉时要求、携手时任性分道,分道之后又企盼回盟,却苦苦忍住不回眸,忍着,二年,忍着,三年,忍到傅钟敲响骊音,浪淘尽路断梦断,各自成为对方生命史册里的风流人物,便罢。

  那样的悬崖年少,毕竟也一步一步攀越了,这些都是生命的恩泽。许多个将夜未夜的晚上,自己散步着,升起了淡淡的、蓦然回首的暖意,心里是感恩的,不只是对人、对知识、对季节,更多的时候,是对那磅礴丰沛的生命之泉。

  因此,整理《水问》是一种纪念。

  为了让这本书能够真切地传达那一时期心灵成长的次序,我特地将大学四年中的作品做了分类,共分成六卷,始于《花诰》,终于《化音》,每卷以卷首语拈出主调,使整本书卷卷相续而合成总体,每一篇既是它自己的意义,亦是全书的谜底。希望通过这样的设计,清晰地记录往日心灵的史迹。我的确愿意尊重《水问》为我个人的"断代史"

  而最终,断代史也仅是生命史册里的一章而已,因此我要庆幸我仍拥有内生生命运作的能力,我仍有未干的泪、未谢的微笑……在少年之水远逝的涯岸,感触到自己的手温,听闻到自己的跫音,一切都是活的!啊!一切都还是活的!我得继续走啊!路不尽,人未老。

  路不尽,人未老。让《水问》是一滴问号之姿的水,请她随着河床日夜奔赴,奔到天与地泯、悲与喜无的地方,大海自会为她解答。

  

                                        一九八五年一月十一日于台北

 

 

有些人你可能认识一辈子,却无法走进彼此内心一寸。而有些人,只需三言两语,甚至一个眼神,仿佛前世相识,立即敞开胸襟,引为知己。这不得不让人倍感神奇,也同时竟有宝玉初见黛玉似的恍惚:这个妹妹好像哪里见过?
     一个情谊至厚的朋友给我介绍了简 使我与其遭逢,也是这样的感觉。

 

她的字就是那种让人一触及就无法离舍的。哪怕只是无意间的惊鸿一瞥,那抹丽影就已刻入脑海,那番情怀便就流入血脉。不知如何形容她的文字,是用华美,瑰奇,壮丽,或是震撼,甚至诸如清丽脱俗、古典幽雅这样的词?只嫌嫌造作。我词库的贫瘠找不出恰切词语来形容。只想这样说,那倾泻于纸间的每一个文字都像是泉水边她一低头的温柔,都像是黎明时轻啸过竹林的风声,都像是古刹中句句经文的虔诵,都像是仲秋里返影入深林的清癯阳光.....

 

让我们且听她在《水问》中的吟唱:
  
  是不是柳烟太浓密,你寻不着春日的门扉?
  是不是栏杆太纵横,你潜不出涕泣的沼泽?
  是不是湖中无堤无桥,你泅不出芳香的草岸?
  是不是今日的下弦曾是十五的月圆?
  是不是眼前的沧海曾是无际的桑田?
  是不是来自于生的终归于死,痴守于爱的终将成恨?
  是不是春到芳菲春将淡,情到深处情转薄?
  
  简,你问水,为祭奠一个多情女子的自沉。那么我也想问你,为了...嗯,你惊艳我的文字:
  

是不是文学的卢浮宫里盛开着你人生的全部春天?
  是不是你的步伐也曾踉踉跄跄,你的心念也曾亦步亦趋?
  是不是你诰花悼水只为一朵灵的伤逝?
  是不是你赋碎词、作断语只为一颗心的敏感?
  是不是你灿烂的冥想里酝酿着玄黄的天地洪荒的宇宙?
  是不是你浅淡的行吟中绽开着一束宝莲的光华?
  是不是那一抹女儿红里有你不为人知的灼痛?
  是不是你愿在瘦削的月华中云游,只将斑斓的文字还给日冕?
  
  我不知你将如何回答,只知你喜爱关门磨墨,以最澄澈的清水,加几分静心,几许敏锐,溯洄于《小雅》《国风》之间,穿梭在《诗篇》《圣经》之中,东方与西方在这里温柔相遇,轻轻打声招呼,在你的文字里牵起手来。你也愿意打开心门去拥抱世界。

 

你踩着日暮晨昏,啜饮一日中的第一滴露水,你迎着柳絮樱花欣赏一季中最神往的一章,你行走于浮华人世纷扰的红尘,你抒写宁谧境地安详性情。你的思索体悟是一首曲,是一阕词,是一卷诗,是一篇赋.....呵呵,那花的朵影、叶的凋图、情的沧浪、人的聚散,都在你笔下,成为灵动的百衲图,成为香醇的花雕酒.....
  
  是你的眼中曾渲染进太多的花影摇曳了么?你写天堂鸟飞翔的海市蜃楼、含羞草的诚惶诚恐、软枝黄蝉的俏语娇音,一朵花就是一个伊甸园,那个伊甸园里盛放着你年轻的梦想。
  

是你的耳边曾掠过太多树叶的倾诉了么?你写相思树的珠泪点点、面包树果实惊心动魄的陨落、木棉树狂醉泣血的姿态,一棵树就是一个人,描不尽的人间百态。
  

是你的人生经历过太多的沧浪了么?你写人世坎坷沉沉浮浮不变的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你写红尘纷扰熙熙攘攘永远的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是当沧海换了桑田,当巫山不再青翠,还有谁来记得几世几年前的盟约?那《诗经》中言笑晏晏的两人会否有一天形同陌路?

 

 

文后附言:

 

——曾读过一些台湾的女性文学,只为那里含蕴着一种与大陆迥异的人情美、人性美和自然流淌的女人味。台湾女作家的作品,让人感受到的是扑面而来的清新温婉,这种女人味不是为了女人而女人的脂粉气,而是更贴近人,更贴近女人,更贴近生活的,活色生香的味道。由于她们普遍具有比较深厚的中国文学和哲学的功底,所以其作品几乎都才思横溢,流露出一种东方式的含蓄美、知性美。

我喜欢张晓风的典雅,席慕容的温婉,三毛的洒脱,琼瑶的纯情,那些极富女性的魅力,也极易引起身为女性的我们的共鸣。
     品读简媜,感觉与她们似乎不太一样。穿行于简的文字中,真可谓是作一次奇特而新鲜的阅读之旅。简的女人味不是那种小家碧玉式的娇俏,也不是大家闺秀式的矜持,她有吴侬软语式的柔到极致,也有金刚怒目式的刚到极致——而这种刚烈又不是易脆的刚,而是百炼钢成为绕指柔的刚,是有着内在骨力的柔剑带着脆亮的啸音,直逼你的心尖,让你无法不为之感动、动容。

    是的,我不喜欢柔弱无骨,那样的柔譬如一团粘答答的细丝,毫无生趣。只有具备内在骨力的柔才具有真正的美感。即便如婀娜的柳丝,每根绿丝绦里面的柳骨也是极富韧性和弹性的,没有这样的骨子做支撑的话,恐怕只需一阵小风吹过,柔美的柳丝就会成一团乱麻了。所以我偏爱简

                                        2010.5.19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