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真理与女人 道路与言说(转)  

2011-01-23 10:57:08|  分类: 奇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理与女人 道路与言说(转)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按:偶然在网上读到此篇东西,觉得很有意思,贴于此自享,进而分享。因为是网络,先此地无银二百两:本文只限于个人自存或与真正的博友作交流。将抗议把此文作娱乐素材的任何行为。

 

  

 

 语文学是一门让人尊敬的艺术,要求其崇拜者最重要的是:走到一边,闲下来,静下来和慢下来——语文学是词的金器制作术和金器鉴赏术,需要小心翼翼和一丝不苟地工作;如果不能缓慢地取得什么东西,语文学就不能取得任何东西。但也正因为如此,语文学在今天比在任何其他时候都更为不可或缺;在一个“工作”的时代,在一个匆忙、琐碎和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时代,在一个想要一下子“干掉一件事情”、干掉每一本新的和旧的著作的时代,这样一种艺术对我们来说不啻沙漠中的清泉,甘美异常:——这种艺术并不在任何事情上立竿见影,但它教我们以好的阅读,即,缓慢地、深入地、有保留和小心地,带着各种敞开大门的隐秘思想,指头放慢一点,眼睛放尖一点地阅读。。        -------尼采<朝霞  前言>

   尼采说:“假如真理是个女人,又会怎样呢?”(<善恶的彼岸序言>)

   海德格尔说:“道路和称量\阶梯和言说\发现于独步。”(<人,诗意地安居>)

 

   尼采明知故问?“道路和称量”同义;“阶梯和言说”一回事。言说是一种阶梯。鲁迅说:"世上本无所谓路"。那么,真理与女人何干道路与言说又是什么意思呢

 

    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说:“神是白天与黑夜、冬与夏、战争与和平、饱满与饥饿”(残篇67)。战争与和平、饱满与饥饿是人的痛苦与幸福;白天与黑夜、冬与夏是战争与和平、饱满与饥饿得以出场的时空。赫拉克利特告诉我们:时空中人的痛苦与幸福由神或神意支配。神喜怒无常,故此,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在神那里,偶然与必然同一,人的痛苦与幸福的命运由神安排受偶然支配。认识或了解神或神意等于认识神;等于了解我们的痛苦与幸福的生活。因此,偶然与必然是哲人的一个重要命题,哲人因而称作“神明”。如此,没有希腊神话便没有希腊哲学。

柏拉图自称“要做灵界的荷马”,柏拉图没有说“要做灵界的希罗多德”。荷马是古希腊伟大的诗人,希罗多德同样是古希腊伟大的历史学家。我们通常认为,历史比诗歌更接近于认识和了解规律。其实不然。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说:哲学近旁是诗,不是历史。柏拉图为何“要做灵界的荷马”?诗人荷马的<伊利亚特><奥德修斯>是叙述特洛伊战争的两部史诗。所谓史诗,<伊利亚特><奥德修斯>既是史实记载,又是诗歌、神话。从史实看,荷马史诗不过写了凡间的一场战争。可是,诗人荷马却把这场战争的起因、经过和结束归结于神或神意的安排。如此一来,在具体叙述神是怎样支配“白天与黑夜、冬与夏、战争与和平、饱满与饥饿”时,荷马等于解释了支配我们命运的神。难怪柏拉图要做“灵界的荷马”!

 

    希腊神话。宙斯的妻子叫赫拉。宙斯与凡间女子偷情育有一子叫赫拉克勒斯。赫拉神掌管农耕。“赫拉”在希腊语中是“十二”的意思,一年刚好十二个月(<俄耳甫斯教祷歌> 35)。赫拉嫉恨宙斯的私生子,因而赫拉给了赫拉克勒斯十二项难以完成的苦役。“赫拉克勒斯”在希腊语中是“赫拉的荣耀”或“赫拉成全的人”(参见<凯若斯 赫拉克勒斯抑或哲人>)。在希腊智慧看来,荣耀和成全人的是厄运和磨难!在我看来,赫拉克勒斯类似于宙斯-形而上学的一个分解概念。相较于赫拉是宙斯名正言顺的妻子,宙斯与凡间女子偷情所生的私生子,赫拉克勒斯是偶然的产儿。赫拉克勒的生命过程始终伴随着与生俱来的被偶然宰制的痛苦命运。哲人抑或赫拉克勒斯。

 

    色诺芬从他的老师苏格拉底那里听到一则故事:十字路口的赫拉克勒斯的故事。年青的赫拉克勒斯跟妻子离了婚,变得孤独起来,必须看清自己将来的生活道路,同年夏天,赫拉克勒斯坐在自己人生僻静处的树下读着荷马的<奥德修斯>,见到两个女人朝自己走来。一位美丽而朴实的女人叫“美好”;另一个浓装而俗气的女人叫“幸福”。两个女人想方设法吸引赫拉克勒斯。浓装而俗气的幸福女人许诺舒适和享受;美丽而朴实的美好女人则告诫赫拉克勒斯:如果没有困苦,生命将变得空虚。生活道路由此分开叉路。赫拉克勒斯是宙斯不小心与某个女人在某个未经约定的沉溺之时偶然留下的一道生命痕迹。由于赫拉克勒斯生得过于偶然,宙斯给了他一项在世使命:消除人世的一切不幸。这项使命艰巨得要赫拉克勒斯的命。为了补偿赫拉克勒斯生命的过重负担,宙斯赋予了他一种特殊的魔力——编织言语织体的能力。于是,赫拉克勒斯偶然地成了男性力量的原型。编织言语织体几乎成了男人的身体,或者说,男人的身体掉进自己编织的言语织体中被淹没了,只有一个没有身体的躯壳在世间游荡,编织言语的世界成了男人的身体欲望。(参见<回忆苏格拉底><沉重的肉身><凯若斯>)

   再艰涩的道理都从人开始。 

 

    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被誉为“二十世纪最具有思想性的小说”。昆德拉因反对捷克的斯大林政体而流亡国外。这部小说的主角托马斯在他的十字路口也相遇了三千年前赫拉克勒斯遇到的一模一样的两位女人:浓装而俗气的女人让托马斯享受了女人“万分之一的差别”,无比快乐而轻逸;美丽而朴实的女人又让托马斯感到美好而沉重。道路抉择,据昆德拉说,托马斯无法抉择轻逸或沉重。或轻逸或沉重只不过女人口味之纯粹个人价值偏好。斯大林强加于捷克人民之口味以斯大林主义的偏好,说到底不也是纯粹个人的价值偏好吗?途径抉择,托马斯告诉我:两个女人他都要!昆德拉藉由托马斯的抉择相对了斯大林主义的独断偏好,昆德拉真的相对了吗?假如生活已然史无前例地作出了托马斯两个都要的抉择,那么赫拉克勒斯的途径抉择真就被相对了吗?宙斯给以赫拉克勒斯在世使命真就现代特色地取消了吗?我要问的问题是:昆德拉流亡法国时,令他内心时常隐隐作痛的倒底是怎样的美好和幸福的捷克呢?昆德拉无可无不可的价值抉择,在独断主义的语境中,是不是仍旧是一种为消除人世的不幸所作出的价值独断呢?只是看上去象“无可无不可”那么回事!

 

 

   假如真理是个女人,人非神,又会怎样呢?

   追求真理!追求不是放弃;也无法放弃。

   如何追求?道路与言说是人的安居和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