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艺林散步(一):美与实际人生的距离  

2011-01-25 00:29:30|  分类: 艺林散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林散步(一):美与实际人生的距离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我们翠苑小区后面曲弯着一条不太宽的河——藻江,安静的流淌…….晚间经常去河边散步,成了习惯,而且又总是沿着河西岸过去,过桥,再沿河东岸回来。走西岸时觉得东岸的景致真不错,而走东岸时,西岸的风景确比这里的美;对岸的草木楼亭台榭固然较此岸的草坪灌木惹眼,但它的确又不如河水里的倒影。同是一棵垂柳,看她的正面虽婀娜柔曼也不过极为平凡,可观她的倒影则带有几分另一世界的色彩与境味。我平时就喜欢看烟雾朦胧的远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在实际旅游中,所感受的却完全没有电视上或图片中的美丽。

 

近几日这儿落了雪,那盈盈的亮白笼罩着的苍茫,以及于银光沈静中的月影清丽,让人陷入了一种禅意。是的,本习以为见也不足为奇的东西,让雾,雪,月笼上了一层白色的纱,展现出一种朦胧、曼妙、幽静的美,而轻轻萦绕了一圈儿清泠的诗意。

 

有时想,东北(北方)人初览太湖,江苏(平原)人初见峨眉,即使一个鉴赏力单薄的野老村夫,也会惊讶其景致之浩淼新奇;然生长在湖边或山旁的人,往往一般除了以居近名胜的自豪意外,可能很少去更近一步探究其景物各种姿态的美丽,甚而致之,觉得它们着实也不过如此。为此,新奇的地方比熟悉的地方美,正好像东方人乍到西方,或西方人初来东方,景物风情样样值得玩味。本地人自以为不合时尚的服饰或举止,在外方人看来则往往有种美的韵味和俏丽。

 

除此外,古董也如此,周朝的一个铜鼎或汉代的一个瓦罐,也不过是当时的一种盛酒盛肉的日常用具,而到现如今则成了价值连城的稀有之品;固然有人靠倒卖古董来发财,但更多的收藏者,着实是冲着某种玩味的情致而去的。我们学校的几个留学生在中国名胜地旅游时买到了一些做工粗糙、色彩土侉的工艺品,我觉得那么难看,而她们却夸赞不已,如获至宝。

 

职业也如此,务工做农的羡慕能读书作画的,而教授学者却想往乡下的闲适与惬意。城里人纷纷到农家乐去度假,品味竹篱瓜架旁的黄粱浊酒,而雪堰镇上的居民却为能在市中心的长兴楼,新福记大酒店摆一桌风光显摆的宴席而振奋。呵呵,你别说,对饕餮之餐的观赏,往往旁观者看出的滋味绝对比当局者亲口吃的滋味好;大家都喜欢陶渊明的淡泊清净,而真正让你去办农场,养家禽,可能就不会享有陶潜的那种“采菊东篱下,把酒话桑麻”的闲逸之情了。

 

人的境遇总觉得别人好于自己,你看他晋升厅级多给面儿,我仍是一个副处真霉运,岂不知那人动了多少心思,付出了多少银两,你却图的个轻松干净;别人的妻子总是好于自己的,因而就有那过而甚的“家花不比野花香”之语,其实,在最艰难最寒冷的冬季,还是家里的糟糠才能摊卧出纯天然的深温厚暖;记得自己儿时那劝业场百货大楼后一个狭窄拥挤的天井小楼院,每日蹦跳玩耍并不觉得日后会有什么渴念,而现如今的童年回忆,则让人怀有心忧眼润的留恋。

 

以上种种为什么?值得深思。

 

看倒影,看过去,看别人,看稀奇,看新颖都是站在陆地看海雾,没有实际的,或切身的利害与牵绊,于梦境般的美妙里悠闲自在的玩味;看正面,看现在,看自己,看习见的景或物,就好比乘船遇海雾,只知它妨害呼吸,耽误程期,预兆危险,不可能有心境去玩味其美妙。

 

以实用眼光观事,都只是一种工具或障碍,甚至会产生嫌恶。

 

为什么树的倒影比正面之身美?正身给你的是实用世界里的一个片断,或遮荫蔽凉,或架火烧柴之类,而我们在散步时行走时,没有这个需要,所以没有觉得有可玩味的情趣。倒影,是隔着一个世界的,一个空间的,一个幻境的,与实际生活的你,没有直接的关联,因而此刻那轮廓的静美,线纹的柔和,颜色的厚重构成了一幅美图,这是形象的直觉使之,是美的经验形成。所以,正面的树,与人生的实际没有距离,倒影却与实际的人生拉开了距离,所以,艺术即在此,美也即在此。

 

同理,人之间的交往和文章的品读也是如此:过于的接近与了解的老朋友,反而没有才相识、带有异味的新朋友来的有兴趣;带有学院派归总、参悟意味的小品文,肯定没有生动活泼的童话故事读来轻松快乐而具吸引力。所以说,游历新境最容易见出事物的美。

 

这样说来,一件令人反感的事,如果你把他推倒远一点儿的位置看,或许还能将其还原成很美的意向。正好像卓文君不守寡,私奔司马相如,陪她当垆卖酒,才有了现如今的一幅美图丽卷,一段情史佳话:“长卿怀茂陵,绿草垂石井,弹琴看文君,春风吹鬓影”(李长吉),而实际上当时人会认为卓文君失节是一秽行劣迹;钱塘的苏小小,不过是个南朝的一个歌姬,而后的袁子才竟为尝刻一方“钱塘的苏小小是乡亲”的印而自豪。去时的观念与思想不能跳出此时此地的羁绊,而时过境迁的如今,却能将其作为美丽的意向来欣赏,只为当时与人生距离近,当下与实际人生远啊。好比有过一些年代的老酒,时光的浸染,挥发了些酒的辣味,而留下了柔润的淡纯与甘甜。

 

艺术家和审美者的本事,就在于能让屋前的一畦绿压倒门前的海景,不拿盛酒放菜的尺度衡量周鼎汉罐的价值,不把一条街看做某银行或某酒店的路标。剔除金钱利害,聚精会神的观赏与描画事物本质的具象,在美的事物与实际的人生间保持一种美感的距离。 

 

 

水子于2011-1-25零点二十分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5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