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引用】大洋两岸“三人转”:对话人生  

2012-01-03 22:0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11-12月,一次偶然的机会,误闯博名为“水子”的博客,点评其博文“秋日弥撒的随意”(http://jiangsushuizi2008.blog.163.com/blog/static/102594340201182611255994/)。随后,另一位从未谋面的里山博友加盟。

这样,三位素昧平生的网络“路人”,立刻奏响了不中不西、亦中亦西、半中半西的“三人转”。

       水子的博客已将“三人转”,命名为“锵锵三人行”,编辑成文。受此启发,经博主水子同意,再度将前言不搭后语、闲言乱搭碎语、以及表扬与自我表扬的网络文体,作了一些修饰和增删,分“对话人生”、“一分为三”和“中西比较”三部分,罗列如下。 

希望籍此既留下一段记录,供自己玩味,至少可以安慰自己,没有虚度网络年华;也诚邀各位,将“三人转”变为“多人转”。

 也希望有朝一日,与水子和里山主持一段“锵锵三人行”,唱一段“三人转”,向凤凰卫视的窦老板叫板,一决高下。

洪评水子博文:

随意两字,写的出神入“画”。

也许,当一个社会缺什么,人就向往什么。

也许今日中国大陆,缺的就是天高云淡的随意。

但如果身处荒芜的乡村,想往的可能是喧闹;久居寂寞的海外,期待的则可能是风云际会。

所以,与其说随意,不如说随缘吧。

水子复洪

谢谢赏读。说得很有见地!

人们所需求的,往往就是人们所缺失的;处于不同生活地界者就如钱钟书《围城》里的人们,想往着不同的城里城外,也希望在不同的窗口了解世界;其实,随性,或随意里的“随”,我以为本身就具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成分——不期而遇的“缘”。

 另,有时放下欲望,放下受害者心态,放下失去的,放下别人的看法,放下鸡毛蒜皮,放下执著和苛求……我们才能远离烦恼,抛开抱怨,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并且重新获得内心的静默欢喜。

洪复水子:

存在决定意识。

也许,国内存在太多的虚假、浮躁和功利于是,随意、随性、随缘就显得如此难以企求。 

不过,知易行难也!

水子复洪:

谢谢共识!

的确,如你所说,存在决定意识,知易行难。人是环境里的人,人的劣根里又具有某种定式的东西,很容易纠结于此时此刻。但如此,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所以就需要养成一种习惯,那就是真正跳出来换个视角来感受与反应的习惯。

其实,世界上的宗教或灵修都是这方面的牵引,正所谓,我们不能改变环境,但可以改变自己,如思维,观念等,而成就自己此生简单而快乐的幸福。

如果说,孩童时期的简单是一种纯真与可爱,那么,透析并沉淀的结晶,或是高瞻远瞩后的简单,倒可看做是一种境界了。

于此,突然觉得鲁迅先生抨击的“精神胜利法”,其实是一非常不错的精神武器,它也与所谓的修炼有异曲同工之妙。

洪复水子

所见略同。

是否发现一个悖论: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其实存在惊人相似,殊途同归。犹如一条直线的两端,一旦成圆形,两个极端就发生亲密相交。

例如,唯心主义很宿命,认为一切由命运、上帝安排,个人的作用,微不足道。

同样,唯物主义也很宿命,以为一切都由客观条件和经济因素决定,人是如此渺小。

所以,你的观点也许给出了第三种选择:人不能改变环境、人也不能超越上帝。于是,人只求改变和完善自己,与上帝和环境来个和平共处、互通有无。

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心灵境界,面对唯物的环境和唯心的上帝,人只求保持有限的自由和审慎的乐观。天、地、人,三位一体。

里山复水子:

        观二位之言,感触颇深!一位长于感性思维,一位精于理性分析,却可以不谋而合,真可谓:天下智谋之士所见略同耳。

洪先生说的对,知易行难啊!人,要认识你自己。苏格拉底引用的这句话刻在了很多人的心中。但做自己却比认识自己难得多,意识引导行为,但是环境往往更能影响行为,人不是个体生物,离开了群体人就无法生存,所以谁又能彻底得为自己而活?

庄子曰: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人这有限而短暂的一辈子,如何能在漫漫人生的旅途中欣赏到怡人的美景,能使自己心满意足的离开这个世界?

可否有个明确的答案?余亦在上下而求索!

洪复里山:

这是永恒的人生困惑,待解惑之时,可能就是行将就木之日,甚至至死不解。

下列三大问题,即是许多人毕生追求答案的“雷”问题:

1who are you? (你是谁)

2what do you want? (你要什么)

3how much do you want to pay to get what you want? (愿意付出多大代价得到你要想要的)

有点类似,管大门的警卫常问的三大问题:你是谁?到哪里去?从哪里来?

里山复洪:

呵、呵,洪先生很幽默!这个问题是哲人思考的,首先会问自己。而管大门的警卫他只会问别人,但他问自己这三个问题时,他要不是就成了哲学家,要不就成了精神病!

这三个问题是有魔力的,苏格拉底慷慨赴死的原因我觉得也是想弄清自己是谁的问题,因为弄清你是谁很难。生存的你是谁,生存的是你的意识还是你本人,死了之后的你是谁,死了之后你的意识还是你本人的吗?你的意识为何会出现?你的存在是为什么?你想要什么?你愿意付出多大代价得到你想要的?这些问题困扰着从古至今的哲人们?但这也是哲学的好玩之处。

里山复水子:

看博主之文,颇有魏晋风骨!

随意非散漫。感受超乎一切,人们在世俗之外颖悟,超脱,随性,洒脱。读文所思,这一刻世界只剩下自己。一切都直逼本心,超然物外。这个时候的追求感观,心灵享受绝非无控迷茫,而是一种简约云澹的再现。当人意识到生命的长度不可以增加时,只能选择拓展生命的宽度。所以生命个体的诉求被重视,被渲染,被接受。一种豁达的随意也是对自己最大的宽容。

水子复里山:

浅陋之文幸蒙两位大家深度理析,因此领略了许多至理、灼见。很快乐!

生命就如一辆单程的列车,不知哪个站点就悄悄地下了车。人生有限,如何以有效的度过而延长生命长度,无数往哲先贤也都在探讨这个问题。

洪复里山:

         画蛇添一足:生命的长度难以加长,但生命的宽度可以扩张,生命的高度更需要经营。因为有了生命的高度,才能彰显超然物外的生命深度。

里山复洪:

呵呵,您哪里是画蛇添足啊!这分明是画龙点睛之笔。

水子复里山:

是啊,生命就是一条线,连接着过去与未来;然而生命又不仅仅是一条线,因为组成这条线的每一个圆点——也就是每一个当下,它们的深度才决定了生命的品质;而这每一个当下的深度——其实可以由你自己选择!

里山复水子:

 您说的太好了!博主篇篇锦绣,章章精彩,句句妙语,字字珠玑,真的受教了! 

水子复里山:

        谢谢博友厚赞!一种同身感受的共飨。

这个社会创造了一个浮躁的环境,生活其中,在很多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好好地安静思考自己生命质量到底如何,在目前这样的环境里怎样理清自己生命发展的思路,如何使自己的生命有真正意义上的深度与广度。

所以,很多时候生活在如此环境中的人,更多的时候是具备物质化的个性,缺乏精神化的品质,要真正使自己成 为有清醒的头脑思考生命的深度与广度的人绝非易事。既需要自己在复杂的社会环境面前能够有清晰的人生思路与方向,还要有一颗安静的心,冷静的头脑。

最关键的是自己知道在这样的社会里的坐标与位置,知道自己的能力点与弱点,自己明白该怎样与这样的社会中的形形色色的人相处:既不伤害别人,也不让自己受害。

里山复水子:

 嗯,很有意思的看法,那么一个人的人生经历是否可以是一个面,许多人的生命线在你生命轨迹中交汇穿插,有人和你并行不悖生死相依,也有人和你萍水相逢交汇一点,这些人且书写了我们人生中的诸多故事,搭建起了我们生命的戏台,生旦净末丑一一为你呈上,在你尝尽命运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之后,方能切身的体会到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感受到生命的高度、深度和厚度,一如贝多芬的《第九命运交响曲》。

恩格斯曾经听了《命运交响曲》的演出,他激动得在写给妹妹的信中赞美这部作品。他说,他在第一乐章里听到了“那种完全的绝望的悲哀,那种忧伤的痛苦”;而在第二乐章里听到了“那种爱情的温柔的忧思”;在第三、第四乐章里“用小号表达出来的强劲有力、年轻的、自由的欢乐”,一如生命中的生机与喜悦。

洪复水子:

再添一足:如果把成点、成线的生命,演绎和展示成一个平面、一个立体,岂不更为精彩?

将单维的生命之线,活出一个多维的平面和立体之秘诀,就是跳出自我编织的曲线所缠绕,多与横向的世界和朋友进行互补和互动,更与身外之物的形而上空间,进行心灵的对话。

这样,不仅能够增加寿命的物理时间,更能提高生命的精神质量。

 另,对是否需要相信物质生命之后或之外的灵与魂,开始出现了纠结。

 一位好友,叫杨小凯,著名经济学家,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皈依基督教。

 在得知癌症进入晚期之后,他放弃了痛苦的治疗,并带着喜乐、期待的心态,拥抱死亡,进入天国。

由此对生命的态度,产生了双重效应:一是放弃了对现有生命的珍惜和疾病的治疗,由此也许过早地结束了物理意义的生命;二是不再悲观地面对疾病,而是愉悦地告别病痛,喜乐地进入另一个世界,开始精神意义的生命历程。

面对这种见仁见智的选择,真的只能是见仁见智了。

他可是离诺贝尔经济学奖最近的华人。由衷地感到可惜与怀念。如有兴趣,可参看我的博文http://wcupa826.blog.163.com/blog/static/10798475920098221049353/

水子复洪:

       很钦佩杨先生对生命尊严的维护,也有许多感触。一定会去拜读文章的。

里山:

由生命的意义,想到了艺术与哲学的关系。

艺术本是高于哲学的,这也是哲学家在艺术中所体会到的人生感悟。同样,在你们的言语中,也使我们这些观者有感如醍醐灌顶,甘露入心,所以能与你们这些智者交流实乃荣幸之至。

其实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小小的哲学家,智慧即哲学,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智慧,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生存的哲学,而且每个个体的哲学观也不尽相同,毕竟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认知、经历、幸福感也不同。

所以很多哲学家都想研究出一种统一的可作样板的终极人类哲学,却往往无功而返。人一辈子中的人性的复杂性和多样性也只有创造人类的神灵分析得明白了!

前段时间看了刘再复的《性格组合论》,这本书虽说只是在文学的层面上评论塑造“好人绝对好,坏人绝对坏”的观点是错误的,但这也正说明了人性的真实性,阐述了人性其实是极为丰富的内在世界,性格是极为复杂的心理系统。而性格运动则是一种双向逆反运动,它既是明确的又是模糊的。受益匪浅!

水子复里山:

艺术本是高于哲学的——同意。

我觉得,艺术比宗教、哲学更忠实与肯定理想。宗教有时可以让人牺牲人的当下幸福,以换取来世的安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促成了某种尘世的禁欲;而哲学在满足人的幸福方面也是半途而废。

就对现代社会苦难的抗议来说,艺术具有哲学不具备的优势。理性的认知是有其局限性的,那就是理性只是把苦难归于概念之下,却不能以经验的媒介来表现苦难。也许艺术和哲学只有结合起来才能完整地把握真理。

因而,现在许多哲学家将拯救的力量投向了艺术和诗歌———让美拯救世界,在这个意义上,马尔库塞说:“艺术就是政治实践”。艺术是最高意义上的启蒙。

里山复水子:

我非常赞同博主的观点,博主对哲学的造诣很深啊!

艺术是付诸于感性,而哲学是付诸于理性的,这就像您和洪先生,一个感性,一个理性,但你们的观点却往往可以统一起来。

艺术表现方式比较具体,而哲学表现方式很抽象。艺术用形象说话,哲学用命题阐述思想,二者的区别还是蛮大的。

但是西方哲学家认为艺术是需要有哲学的,而且艺术能弥补哲学的不足。哲学需要艺术来直观的将难懂深奥的问题讲清楚。而艺术家们也不排斥哲学,甚至艺术家们会以自己的作品中蕴含哲学的思想为荣。

打个比方,西方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往往会加上作者的哲学思想,如《百年孤独》,这类作品就往往比单纯的哲学书更能让读者接受,而作品本身也被作者赋予了哲学思想和内涵,从而可以经久不衰的流传下去。

但中国的文学作品往往会忽视这一点,中国的作家是非常好的故事创造者和讲述者,但他们往往会忽视作品的深层次的思想性,只流于故事的精彩性。这就如同甘蔗,嚼烂了就没有味道了,这些作品也往往渐渐消逝在文学艺术的长河里。

所以中国人一直得不到诺贝尔文学奖!余认为对哲学有研究的人写出的东西才会有思想性,才让读者细细揣摩,百读不厌,这正如博主的文字,颇具魅力。

2012年1月2日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