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在时间深处沉静  

2012-12-31 23:26:45|  分类: 氺子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时间深处沉静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今晚,是2012最后的一段时间。张开手掌,指尖似搜寻着微冷的记忆,从齿到舌,一种圆润潮湿的气息,在滚动里逐渐靠近自己,指尖传递的信息,捕捉着将要往去四季。 

       在自己的这个空间,四季就这样在手指中变幻——春到夏,秋到冬,天地万物无开始亦无终结,是一个满圆。 

        只是这满圆,与我们,与有限的个体生命,不能算是圆满。满圆和圆满,中间穿插着岁月遗落的沧桑缺憾,长长的时间被分割成一个个等距离的小段,分配给每一种有形无形的物种,而人不过是极平常的一支,不能达到终极。四周有清澈的凹陷,看得到却不能添满。是一个温柔的凹陷,由时间主宰。 

       这样一想,突然心生难过,愈加感觉生命的粗砺艰涩,就算华丽也是虚弱。生命就是独一无二的决绝,在时间的婉转中慢慢凋谢,不间断的和过往告别,和昨日告别。  

        今天傍晚,经过一条树木交缠的小道,银灰色路面的边沿,雪凝成冰,嵌着落着叶片,无声沉寂。它们涉过命运的繁华之后,知道唯一能和自己相伴的只能是沉静。于是悄蹑足步,不去惊扰它们此刻的梦境,成全它们安静的回味。

 

 抬眼路的尽头仍是是一簇簇悬着些叶的萧瑟并苍黄杨树矗立,真一疏朗、简约的雪冬景象。因为视线的低凹,无法涉到更远的地方,只好被局限在眼前一方静止的画面上。苍黄的主色调下,似乎游韧着些许遒劲的黑绿,象是冬的常绿树木身怀时间的记忆,把娇媚的翠绿渲染成上跋涉后的苍劲沉郁。

 

  我总觉得这样沉重深刻的沉绿是岁月赐予的恩泽,就好象人走至中年或暮年,虽失去青葱水嫩,却更蕴集下生命不妥协、不张扬的苦韧;有一些胫骨直立的衰草,虽不见一丝翠色,还是保持了一副霸气,刚硬地占据在视线的最前端。更多的还是那些斜枝朗木,光秃的枝桠空隙中显现着生存的倔强和无奈。少了叶的遮掩,林木愈见清晰的轮廓,却与人变得亲切起来,真想迈大步子,不管不顾的翻过矮墙深陷进去,做片刻远离车尘的山中神仙。

 

相较于春日那繁乱吵闹的翠绿,我更喜欢这墨青的空廓与寂寥,宛如打开一扇门,眼前是过尽千帆后的原野,苍茫不失真切。远山的简约和淡然展现的是生命走到暮秋时的从容内敛,一枝一叶,一花一朵,开过了,还有姿态存在。 

       在时间的容器里,我们人与各类花一样,盛开,谢落,收敛起一地的落英,然后打包,把去日的美境寄还给悠悠的天地。
       
       经历了生命的历练,才明白东风转了西风,西风又转东风的道理,一味的追求一种欲念上的永恒,相信这一刻的拥有就能到达碧莲天,黄花地的彼岸,坚持付出必要得到回报。其实,这很容易把自己陷进一个个并不圆满的圈中,很容易流溢出莫名的感伤,且让诗情画意时常凝结。恍若只是一杯浅茶盏的工夫,人就从不知不觉的攀爬中过往了,时间杀我于无形,是不知不觉的冷静。好象渡过一条无滔的大河,回过头细看,浪涛翻卷,卷走许多旧日风景。现在想起来,许多情怀纵然是觉得可笑,却也更更感美好。 

      前日在街头遇见一位昔年的老友,恍惚就有了时光倒流的错觉,一颦一笑间,竟然还恍然当初那个笑颜嘻嘻的清纯女子,脑间就又浮起从前那些纯洁的心思和傻傻的梦想。四目相对,满心的欢喜和亲密里,却又仿佛夹杂着丝丝的疏离,不可言说的生涩,不禁感叹时间的决断。于是,就又谈论起另一位命途不羁的大学时代的共同朋友,因情感尖利无望而放弃了生命。大家聚会,每次提及,总教人心痛,只是现在心痛的程度早已经没有当初的深至了。想来,这也许是更多了对情感和生命的深层次思考罢,是啊,在时间行游的历程里,最终也将归于沉静。 

      满目花红春恰好,回身前事已成昨。在徒劳的感伤背后,是对时间的无奈感叹。柳绿花红却又怎地,一样敌不过时间之水的涤净与淘洗。 

      生死已相隔,时光却依旧。 

      时间的冷静已经炼就了炉火的纯青,无论是桃花万丈,或是豪气冲天,它依然是不急不许,置人不顾。人以万物之灵的身躯聚居在时间深处,终久还是要学会以从容的姿态面对各种纷繁。越过春红夏绿,最后都是要归于沉寂的秋冬。万物归一,简单安静,在沉寂里安享岁月留下的点滴。 

      不再起欲念的挣扎,即能淡看云起云灭,花谢花繁。这样的境界是一场内心的回归,眼见得时光亦步亦趋的走远,在徒劳的抓取之后,终于明白面对更需要勇气。坦然的接受时光赐予的沧桑,幸或者不幸都是一份岁月的恩泽,在百年的时光中从容而冷静的审视内心的需索,打造出属于不同人生阶段的完满。 
    

 一步一步走来,当人和树木一样,不再介意繁华和疏朗,不再为凋谢盛开耿耿于怀,获取的自当是从容浅淡,如同佛会心的捻花一笑,原来我的放下也能如此自在。 

      这实在是一种令人向往的景况,在时间的容器里被慢慢锻造,把一些粗糙虚浮的欲念绦浣洗净,即如瓷器,在火焰中经受过千击万煅,然后冷却成型,最后告别泥土,以另一种面目完成内外的禅变,并被时间赋予优雅的内涵。 

      生命的优雅内涵正也如同瓷器。当初的光滑细腻逐渐被粗砺深刻取代,沟沟壑壑里凝聚起时光烙下的印痕。就算瓷器最后碎裂,重新变回泥土,也印证着这世界我们曾经来过。 

      由时间主宰的生命脆弱而短促,虽然不能成为圆满,却可以将日月慢慢沉积在掌心,在生命深处凝结成下一份朴素的重量。宛如落在眼中的深冬的风景,豁达并且沉重,凝练而不单薄。落尽繁华,还能拥有镇定自若的冷静姿态。

 

 

           水子于2012/12/31晚23;16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