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一场愁梦酒醒时—览词小释  

2013-05-09 15:45:52|  分类: 杂感一、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愁梦酒醒时—览词小释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稍闲,无意翻阅,一词跃入眼帘,读后倍感亲切。再读,竟生出些慨叹。因为它含蕴着你曾拥有的生活经验或你向往而未得到的状况——

 

小径红稀, 芳郊绿遍, 高台树色阴阴见。

春风不解禁杨花, 濛濛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 珠帘隔燕, 炉香静逐游丝转。

一场愁梦酒醒时, 斜阳却照深深院。

 

晏殊的词章,善长诗词尤工小令,他的词,承袭南唐风格,追宗西昆体,以情致胜。其文词典丽,雍容华贵,妙语天成,韵味独特, 同时又不失清新雅淡,含蓄委婉,温润圆融,意趣横生,有导宋词之先路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的美誉。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 淡淡风等佳句,为千古传颂。作品有《珠玉词》、《晏元献遗文》传世。

 

上面这阙词的前半,首先给我一副 “外景”——

小径红稀, 芳郊绿遍, 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 濛濛乱扑行人面;

字里行间对仗工整,让人瞧见了安静的暮春时:红是花,已凋落;绿是叶,已茂密。楼台在林密叶茂的树色中隐隐现现。

 

这好一个“红稀”、“绿遍”,非常钦佩!不过还是觉得李清照的那首《如梦令》里的“绿肥红瘦”更耐寻味,当然也可获与之相得益彰张之妙韵了;

 

“春风不解禁杨花, 濛濛乱扑行人面”,这春风就是一动力,让眼前的景致由静而动了。看哪,熙柔的风不但没有禁扬花,反而吹得它漫天飞舞,濛濛乱扑,哈哈,多么生动,何等热闹!杨树,有水杨和白杨,在文学作品里单称杨时,往往指水杨。杨柳并称时,就指的是柳树。记得《本草》里对杨的解释,杨的枝硬而“扬”起,故而谓扬;柳,枝若并垂“流”,故谓之柳。二者是一类的两种,江南每逢早春,杨和柳都先叶开花。花很小,上面有柔软白毛。等种子即熟,花就随风飘散,柳絮曼舞,远远望去似雾如烟,也就有了烟花的描绘;又因为花小有毛,能在风中漂浮甚远,于是又有了“水性杨花”和“癫狂柳絮”的述写。

 

在家乡常州的运河的边儿上,长着许多杨柳。若夏初悠闲散漫,于款款移行间柔风轻抚,此刻,晏殊的这首《踏莎行》里的“濛濛乱扑面”之句,真的令人感味到那酥柔拂面的享受。

 

词的后半,仍然是对仗工整。远望“小径红稀, 芳郊绿遍”,近瞧“翠叶藏莺, 珠帘隔燕”,楼边上密密的枝叶中,藏着许多莺儿,主人把珠帘放下了,燕子在其中穿梭飞翔。。。有莺啼,还有燕语,因为无风,厅内香炉里紫烟袅袅直升,到高处慢慢散开,眼前呈现一个“静”字。好安逸啊!

 

此刻,窗口射进阳光,眼前仿佛千丝万缕的有丝浮动散开的烟气与游丝搅触,似在相互追赶,这就是词人炼出的“逐”之意啊。哈,窗外莺啼燕语,轻盈悦耳;帘内香烟一缕无限静谧。

 

再看看这屋里的主人呢?正在午睡。午睡,最近自己真的很向往。已经多日没有享受了,就像上周六的下午,本应可以小睡一个钟点儿,可又被一个电话夺去了。这一年多没有了午睡,也就这样习惯了,很怀念有午睡的时光。

 

你看,“一场愁梦酒醒时, 斜阳却照深深院。”屋里的那位大爷多悠闲那!梦醒了,酒也醒了(竟悠闲地竟在中午喝酒),太阳也西斜了,阳光照进院子也照进屋里,好像也不必急急起身,仍可懒懒的躺着,看那“炉香静逐游丝转屋里”,尽情的享受这午睡后的舒泰松散。他不愁穷苦,不愁生存,有的却是闲愁,这词中人,大约就是晏殊本人吧,他当时生当北宋承平之际,一生仕途顺遂,官至宰相。难怪安心至此呢!   

 

嗨,品词中人的安逸,真真觉得自己太委屈了,一个小小人物,何必这么忙乎得不让自己也睡个午觉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