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青果诗韵,至情至性  

2013-10-02 21:04:49|  分类: 生活小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果诗韵,至情至性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前日去天宁区办事,返回时暇意兴起,欲往红梅公园赏玩小憩。经过天宁寺左侧,只见白石基上安然落坐一尊塑像,不远处又一碑刻。近瞧,原是徐志摩与他的那篇《常州天宁寺闻礼忏声》,这应该是近两年内造塑的。瞻诗人容,睹华美文,绪思翩翩,感慨颇深。

 

我觉得,这常州人深谙生活经营之道,既通达居家过日子之理,也懂得用诗意灵性来点缀略显乏味的日子,让整座城市洋溢了诗情画意的性灵之美。

 

常州,真的是一个秉涵着诗情与歌声的地方。若以此论,常州最具代表性莫过于三个地方——出过“毗陵七子”中五个诗坛巨匠的白云溪;“德安桥上对山歌,清凉寺里颂梵音”的南门;枕河人家、粉墙黛瓦的青果巷。

 

如果说,白云溪因了大文豪苏东坡的那句“独徘徊而不去兮,眷此帮之多君子”而名传千古,代表着生命的大起落、大悲欢,那么,青果巷的诗意则是由雨巷、油纸伞、丁香姑娘这些意象组构而成的,集美丽素洁柔肠百转于一身。于是,这一南一北,一青一白的诗意常州跃然笔端。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若不点明这首歌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恐怕许多人都会茫然。要知道,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青年知识分子里,这首歌流传甚广,丝毫不亚于现代的流行音乐。歌词是刘半农先生,谱曲者正是“青果巷之子”赵元任先生。

 

那是一个情绪洋溢、诗歌如云的时代,就连大才子徐志摩也曾携陆小曼回乡,忏悟于青果巷外天宁寺的山门照壁前,留下了前面提到的《常州天宁寺闻礼忏声》。想来那忏声,青果巷是听得见的。那是俗世生活与哲性宗教的和谐共存,是诗情与性灵的辉映成趣。这一切,青果巷就是见证者。

 

数十年后,乡贤余光中先生,在海峡的那一头,作下了同样不朽的《春天,遂想起》——

 

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
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
(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
江南
小杜的江南
苏小小的江南
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
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
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
(那场战争是够美的)
逃了西施
失踪了范蠡
失踪在酒旗招展的
(从松山飞三个小时就到的)
乾隆皇帝的江南
 
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
的江南,想起
太湖滨一渔港,想起
那么多的表妹,走在柳堤
(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
走过柳堤,那许多的表妹
就那么任伊老了
任伊老了,在江南
(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
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
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
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
在杏花春雨的江南
在江南的杏花村
(借问酒家何处)
何处有我的母亲
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
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的母亲
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
喊我,在海峡这边
喊我,在海峡那边
喊,在江南,在江南
多寺的江南
多亭的江南
多风筝的江南啊
钟声里的江南
(站在基隆港,想
想回也回不去的)
多燕子的江南

 

 

你不觉得这“多寺的江南、多亭的江南、多风筝的江南啊、钟声里的江南、多燕子的江南”不正是那个诗意常州?穿行于青果巷这条诗歌的长廊中,仿佛听到了诗人对常州的呼唤。。。。

 

如今的常州人,怎能忘掉苏东坡、徐志摩与常州的不解诗缘,怎能忘掉黄景仁、洪吉亮的不朽诗心,还怎能忘掉赵元任、余光中的超逸诗情。

 

诗承魂传一脉心。在常州,人们心中永驻的这条窄窄的青果雨巷,是柔婉缠绵的雨巷,是情境致逸的雨巷,是水颖慧聪的雨巷,更是性灵之美的雨巷!她所包蕴与承传着精雅典贵的至性至灵,温良恭谦的至真至情,在那人生之路的足音里,注入了永恒,绕梁余音、空谷绝声!

 

 

 

青果诗韵,至情至性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附:《常州天宁寺闻礼忏声》(散文诗)

 

徐志摩

 

    有如在火一般可爱的阳光里,偃卧在长梗的,杂乱的丛草里,听初夏第一声的鹧鸪,从天边直响入云中,从云中又回响到天边;

  

有如在月夜的沙漠里,月光温柔的手指,轻轻的抚摩着一颗颗热伤了的砂砾,在鹅绒般软滑的热带的空气里,听一个骆驼的铃声,轻灵的,轻灵的,在远处响着,近了,近了,又远了……

  

有如在一个荒凉的山谷里,大胆的黄昏星,独自临照着阳光死去了的宇宙,野草与野树默默的祈祷着。听一个瞎子,手扶着一个幼童,铛的一响算命锣,在这黑沉沉的世界里回响着:

  

有如在大海里的一块礁石上,浪涛像猛虎般的狂扑着,天空紧紧的绷着黑云的厚幕,听大海向那威吓着的风暴,低声的,柔声的,忏悔它一切的罪恶;

  有如在喜马拉雅的顶颠,听天外的风,追赶着天外的云的急步声,在无数雪亮的山壑间回响着;

  

有如在生命的舞台的幕背,听空虚的笑声,失望与痛苦的呼答声,残杀与淫暴的狂欢声,厌世与自杀的高歌声,在生命的舞台上合奏着;

  

我听着了天宁寺的礼忏声!

  

这是哪里来的神明?人间再没有这样的境界!

  

这鼓一声,钟一声,磐一声,木鱼一声,佛号一声……

  

乐音在大殿里,迂缓的,曼长的回荡着,无数冲突的波流谐合了,无数相反的色彩净化了,无数现世的高低消灭了……

  

这一声佛号,一声钟,一声鼓,一声木鱼,一声磐,谐音盘礴在宇宙间——解开一小颗时间的埃尘,收束了无量数世纪的因果;

  

这是哪里来的大和谐——星海里的光彩,大千世界的音籁,真生命的洪流:止息了一切的动,一切的扰攘;

   在天地的尽头,在金漆的殿椽间,在佛像的眉宇间,在我的衣袖里,在耳鬓边,在官感里,在心灵里,在梦里……

  

在梦里,这一瞥间的显示,青天,白水,绿草,慈母温软的胸怀,是故乡吗?是故乡吗?

  

光明的翅羽,在无极中飞舞!

  

大圆觉底里流出的欢喜,在伟大的,庄严的,寂灭的,无疆的,和谐的静定中实现了。

 

颂美呀,涅槃!赞美呀, 涅槃!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6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