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入渐知微,见微知著  

2014-11-23 00:09:06|  分类: 文篇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渐知微,见微知著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今天难得见面的几位朋友茶舍聊天,慨叹人生迅速,谈话间,突然记起丰子恺先生《缘缘堂随笔》里的这篇《渐》。这是我非常喜欢一篇小品文,于是推荐给了大家——

                 

                           文/佚名

《渐》是 《缘缘堂随笔》 的开卷首篇, 在所有的丰子散文选本中都是必录的首选。就是在这第一篇里丰子恺为自己平生的文章定下了调子入渐知微见微知著这便是丰子恺全部文字的品貌和格调。丰子恺终其一生, 他都致力于表现细碎的东西, 却正是在细碎中传达了人生的社会的意义。

是什么?这一问题似乎太玄虚。其实, “渐”说的是和人与生俱来的时间人在时间中生,在时间中逝?阴阳替移,秋代序,时间始终在进行。时间是古今中外所有的人每天每时每秒都感受到的存在,但又是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握得着、看得到、说得清的存在。作者凭着自己对时间的独特感受,独特把握, 抓住生活中许多实实在在的现象,写出了这样一篇发人深省、启人深思的好文章。

是时间上的“微”?“微是空间上的“渐”都是点滴细碎之意。 使人生圆滑进行的微妙的要素, 莫如“渐”;造物主骗人的手段, 也莫如“渐”的作用就是用每步相差极微极缓的方法来隐蔽时间的过去与事物的变迁的痕迹使人误认其为恒久不变。抓住了就抓住了时间抓住了微就抓住了空间。作者抓住时间的推移展示人生的变化。“天真烂漫的孩子变成了野心勃勃的青年慷慨豪侠的青年变成了冷酷的成人而血气旺盛的成年人又变成了顽固的老头子”。作者以丰富的联想写出了自己对人生的独特而细腻的感受或虚实相间避实就虚或虚实结合以实证虚。把没人说得清、把得住的人生渐进过程融成似浓似淡、似有似无的意境从而让读者获得多方面的人生体验与感悟。

人生就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它就像在散步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把你慢慢地向前推进。时间的推移最难把握, 但是只要有大人格大人生有正视时间变化、正视人生的态度, 能不为‘渐’所迷不为造物所欺而收缩无限的时间并空间于方寸的心中。

     读完丰子恺的《渐》突然想到朱自清的《匆匆》《匆匆》所体现的是一种蓦然回首感觉到时光匆匆时的一种惶恐与惆怅及无可奈何的情感感伤意味相当浓厚。而《渐》虽也是时光流逝以后所体现

的一种情感但作者所表现出来的却是理智的分析非情感的体验。

     有人说朱自清是入世者而丰子恺是出世者。读《匆匆》使人觉得自己是青年是尘世中人读《渐》使人觉得已入老年至少也应是中年是智者如丰子恺一般,应是半出家的人。

朱自清的感情是蒋捷的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诗人的感伤丰子的感情是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是哲人的思索。《匆匆》使人沉浸于其中哀伤自悼从伤感中有所奋发《渐》使人远距离观察人生在哲理思考中体味人生。

 

 

附文:丰子恺散文《渐》

 

使人生圆滑进行的微妙的要素,莫如“渐”;造物主骗人的手段,也莫如“渐”。在不知不觉之中,天真烂漫的孩子“渐渐”变成野心勃勃的青年;慷慨豪侠的青年“渐渐”变成冷酷的成人;血气旺盛的成人“渐渐”变成顽固的老头子。因为其变更是渐进的,一年一年地、一月一月地、一日一日地、一时一时地、一分一分地、一秒一秒地渐进,犹如从斜度极缓的长远的山坡上走下来,使人不察其递降的痕迹,不见其各阶段的境界,而似乎觉得常在同样的地位,恒久不变,又无时不有生的意趣与价值,于是人生就被确实肯定,而圆滑进行了。假使人生的进行不象山陂而象风琴的键板,由do忽然移到re,即如昨夜的孩子今朝忽然变成青年;或者象旋律的“接离进行”地由do忽然跳到mi,即如朝为青年而夕暮忽成老人,人一定要惊讶、感慨、悲伤、或痛感人生的无常,而不乐为人了。故可知人生是由“渐”维持的。这在女人恐怕尤为必要:歌剧中,舞台上的如花的少女,就是将来火炉旁边的老婆子,这句话,骤听使人不能相信,少女也不肯承认,实则现在的老婆子都是由如花的少女“渐渐”变成的。

 

人之能堪受境遇的变衰,也全靠这“渐”的助力。巨富的纨绔子弟因屡次破产而“渐渐”荡尽其家产,变为贫者;贫者只得做佣工,佣工往往变为奴隶,奴隶容易变为无赖,无赖与乞丐相去甚近,乞丐不妨做偷儿……这样的例,在小说中,在实际上,均多得很。因为其变衰是延长为十年二十年而一步一步地“渐渐”地达到的,在本人不感到甚么强烈的刺激。故虽到了饥寒病苦刑笞交迫的地步,仍是熙熙然贪恋着目前的生的欢喜。假如一位千金之子忽然变了乞丐或偷儿,这人一定愤不欲生了。

 

这真是大自然的神秘的原则,造物主的微妙的工夫!阴阳潜移,春秋代序,以及物类的衰荣生杀,无不暗合于这法则。由萌芽的春“渐渐”变成绿荫的夏,由凋零的秋“渐渐”变成枯寂的冬。我们虽已经历数十寒暑,但在围炉拥衾的冬夜仍是难于想象饮冰挥扇的夏日的心情;反之亦然。然而由冬一天一天地、一时一时地、一分一分地、一秒一秒地移向夏,由夏一天一天地、一时一时地、一分一分地、一秒一秒地移向冬,其间实在没有显著的痕迹可寻。昼夜也是如此:傍晚坐在窗下看书,书页上“渐渐”地黑起来,倘不断地看下去(目力能因了光的渐弱而渐渐加强),几乎永远可以认识书页上的字迹,即不觉昼之已变为夜。黎明凭窗,不瞬目地注视东天,也不辨自夜向昼的推移的痕迹。儿女渐渐长大起来,在朝夕相见的父母全不觉得,难得见面的远亲就相见不相识了。往年除夕,我们曾在红蜡烛底下守候水仙花的开放,真是痴态!倘水仙花果真当面开放给我们看,便是大自然的原则的破坏,宇宙的根本的摇动,世界人类的末日临到了!

 

“渐”的作用,就是用每步相差极微极缓的方法来隐蔽时间的过去与事物的变迁的痕迹,使人误认其为恒久不变。这真是造物主骗人的一大诡计!这有一件比喻的故事:某农夫每天朝晨抱了犊而跳过一沟,到田里去工作,夕暮又抱了它跳过沟回家。每日如此,未尝间断。过了一年,犊已渐大,渐重,差不多变成大牛,但农夫全不觉得,仍是抱了它跳沟。有一天他因事停止工作,次日再就不能抱了这牛而跳沟了。造物的骗人,使人留连于其每日每时的生的欢喜而不觉其变迁与辛苦,就是用这个方法的。人们每日在抱了日重一日的牛而跳沟,不准停止。自己误以为是不变的,其实每日在增加其苦劳!

 

我觉得时辰钟是人生的最好的象征了。时辰钟的针,平常一看总觉得是“不动”的;其实人造物中最常动的无过于时辰钟的针了。日常生活中的人生也如此,刻刻觉得我是我,似乎这“我”永远不变,实则与时辰钟的针一样的无常!一息尚存,总觉得我仍是我,我没有变,还是留连着我的生,可怜受尽“渐”的欺骗!

 

“渐”的本质是“时间”。时间我觉得比空间更为不可思议,犹之时间艺术的音乐比空间艺术的绘画更为神秘。因为空间姑且不追究它如何广大或无限,我们总可以把握其一端,认定其一点。时间则全然无从把握,不可挽留,只有过去与未来在渺茫之中不绝地相追逐而已。性质上既已渺茫不可思议,分量上在人生也似乎太多。因为一般人对于时间的悟性,似乎只够支配搭船乘车的短时间;对于百年的长期间的寿命,他们不能胜任,往往迷于局部而不能顾及全体。试看乘火车的旅客中,常有明达的人,有的宁牺牲暂时的安乐而让其坐位于老弱者,以求心的太平(或博暂时的美誉);有的见众人争先下车,而退在后面,或高呼“勿要轧,总有得下去的!”“大家都要下去的!”然而在乘“社会”或“世界”的大火车的“人生”的长期的旅客中,就少有这样的明达之人。所以我觉得百年的寿命,定得太长。象现在的世界上的人,倘定他们搭船乘车的期间的寿命,也许在人类社会上可减少许多凶险残惨的争斗,而与火车中一样的谦让,和平,也未可知。

 

然人类中也有几个能胜任百年的或千古的寿命的人。那是“大人格”,“大人生”。他们能不为“渐”所迷,不为造物所欺,而收缩无限的时间并空间于方寸的心中。故佛家能纳须弥于芥子。中国古诗人(白居易)说:“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英国诗人(Blake)也说:“一粒沙里见世界,一朵花里见天国;手掌里盛住无限,一刹那便是永劫。”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