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艺林散步二十二:留白的妙用  

2014-05-09 14:4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林散步二十二:留白的妙用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最近播音专业11级的学生在排毕业大戏。在指导学生的朗诵作品中,感觉很好地运用“留白”这个艺术表现手来法处理作品,能更进一步深度感受与表达作品的意旨的精髓。这“留白”在朗诵中的顿歇形态,并非空白,而是语流中运动着的情感的承接延续,不断地向内心填补画面,充满丰富的意趣。


留白是中国画谋篇布局经常采用的表现手法,在作品中留下相应的空白,给赏者以想象的空间

留白是建立在艺术想象之上的创造性的表达形式,诵读时的目的是以留取的空白给语言以生命的张力、情绪的空间和灵动的韵味,者和欣赏者通过联想和想象,调动各自的经验、感受、知识和体验,从而使双方的心灵通声音的媒介达到一种共融的状态,达到一种愉悦共鸣的精神快感,完成对创作者和欣赏者内心的审美观照。


艺术中的留白并不是“没有”,也不是单纯物理概念的“无”,而是心理层面的以无衬有,以有托无,有无相应,反见其妙,充满禅趣和艺术辩证法,蕴涵东方哲学对立统一思想。


留白所留出的空白一定是与作品的气韵和生命所共生的,它的“白”并不是非黑即白的白,而是生命的空灵、想象、蕴藉和回荡,所以,留白最讲究的就是空白处热情的生命张力,让“无”中生“有”,使“虚”处见“实”,正所谓“此处无声胜有声”。


然而,空白处的生命热情却又不是恣意的、张扬而不可控的,留白处的生命张力一定是在创者与欣赏者双方可控制的情绪范围之内的。因为如果蕴藉的热情过度,就会烧灼美的想象空间。所以,“留白”是一种智慧,一种审美的眼光,也是一种高远的境界。


留白的美学渊源,可以追溯到传统的黑白观,即有“空白”才有“黑白”,有“空白”才能有空间,而有了空间才能让气韵生动起来,从而生生不息。


对于留白作为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在中国传统艺术中的运用也是有其坚实的哲学基础。老子《道德经》上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还有有“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等等,这些美学观点,不但体现了“有”与“无”的辩证关系,而且也指出了 “无”作为一种更高级的形式,作为“有”的母体,是区别于“有”且高于“有”而独立存在的。所以,“留白”作为一种高级的艺术表现手法更应该值得我们去关注,去讨它在艺术的各门类中的具体表达。


 “留白”这一中国传统艺术表现手法最早虽是运用在绘画上,后来许多艺术形式都开始借鉴,运用在创作实践中。譬如书法、音乐、戏曲、朗诵等,都把它作为创作的表现手法。
     

中国画的大师往往都是留白的大师,方寸之间尽显天地之宽,所谓“惜墨如金”,也正是如此。留一些空白,画面简洁却又生动有致,给人以更多的想象。如果画面太满,密不透风,除了给人一种逼仄和沉闷的感觉,往往就少了让人想象的余地。南宋四家中的马远和夏圭就是“留白”的大师,人称“马一角”、“夏半边”。而他们的作品中将留白运用到淋漓尽致的要数马远的《寒江独钓图》。一幅画中,一只小舟,一个渔翁在垂钓,整幅画中没有一丝水纹,却让人感到烟波浩渺,满幅皆水,给人以想象的余地。空阔的江面与悠哉的垂钓者之间形成强大的情绪张力,如此以无胜有的留白艺术,充分彰显了留白的空灵蕴藉的生命张力,以及物我共融、宇宙天心的审美体验,正所谓“此处无物胜有物”。


书法中也讲究留白,一幅书法,在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一定是“偃仰顾盼,阴阳起伏,如树木之枝叶扶疏,而彼此相让;如流水之沧漪杂见,而先后相承。”否则就会显得书法呆板凝滞,缺乏舞动,缺少字里的生命气韵。书法中的留白就是空隙。古往今来,书法家门都深谙此道,所以所有的书法精品,都是字里行间疏密有致,抑扬顿挫,开张起势,游龙走蛇,有了摇曳而来、迤逦而去的灵动。

    

     留白在音乐中的运用,便是休止。在音乐演奏时,时常会有片刻的休止或停顿,有张有弛,才能体现音乐的节奏。白居易在《夜筝》里就写到“弦凝指咽声停处”,它的妙处便是“别有深情一万重”。音乐的留白,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一首曲子如果用音符填满空拍,欣赏者没有了想象的空间,那么这音乐便没有了生命力。好的音乐会赋予我们美妙的梦幻般的思维,宛若流水一样融入我们的血液,散发着浓郁温暖的气息,蕴涵着深厚纯真的情感。在中国众多古琴曲中,无论《高山流水》、《阳关三叠》,还是《梅花三弄》,无不是一唱三叹,浓淡得当,疏密有致,从而让人感受到音乐予人的那种关爱和魅力。

 

     石涛说:“呕血十斗,不如啮雪一团。” 呕血十斗,是技巧上的追求;啮雪一团,是精神上的超升。技巧是朗诵之必备,朗诵当然需要呕心沥血的功夫,但一个真正的朗诵者不能停留在技巧的追求上,而应超越技巧,由技而进于道。朗诵不仅靠“练”,还须靠“养”。朗诵成功的关键不是知识,而是智慧,是独特的精神境界。所以养得一片宽快悦适的心灵,就像石涛所说的吞下一团洁白的雪,以冰雪的心灵——毫无尘染的高旷澄明之心——去朗诵,乃朗诵所必须。


艺林散步二十二:留白的妙用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