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光的启蒙——有关隐喻思维的研读笔记  

2016-11-09 09:38:30|  分类: 研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的启蒙——有关隐喻思维的研读笔记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网上真是个读书增见识的好地方啊,前几日偶遇姚毓成博友的一篇《溯因推理与科学隐喻》博文很觉新异,做了些了解与探寻,获益多多。虽然一直以来自己未脱离语言方面的接触,但由于更注重技能方面的提高而忽略了理论方面的延伸,因而落伍许多。单以为“隐喻”只是一种语言修辞的格式,岂不知对它的研究已经从语言学拓展到思维、逻辑,社会学,政治学,甚至文化等领域,通过认真领悟与积极博览,有了一些思考与想法,贴于此,以示留迹,并以此作更深的关注。——

 

   姚毓成

隐喻也是一种能够带来新观念的思维方式。不少科学家已经达成共识,认为隐喻是创造性思维的工具;它不仅是科学活动的产物,而且有助于新的科学理论的创生。隐喻通过把两个通常不被放在一起使用的意义进行不同寻常的关联,来完成其组合功能。人们通过这种关联整合实现了对世界的某种新洞察。根据皮尔斯的思想,溯因推理的创新性也是通过某种关联整合过程来实现的。“这(指溯因推理——引注)是一种洞察性的行为,尽管这种洞察可能是错误的。虽然假设中的不同要素都已经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之中,但是我们此前从来没有想过将其放在一起。正是这种将这些要素放在一起的想法使我们在深思之前,闪现出了某种新的暗示。”

  如果我们赞同皮尔斯所说的溯因推理是唯一一种产生新观念的思维方式的看法,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必要条件假言推理的肯定后件式,推知隐喻也是一种溯因推理。正如索伦森指出,如果新的认知只有通过隐喻才可能产生,那么隐喻就必定具备了溯因推理的主要性质。这也就暗示着我们可以将隐喻的生成纳入到溯因推理的视域之中。

  溯因推理的第二个重要的认知特征是相似性。溯因推理的触发条件是事实与预期不符,如新事实、异常事实的出现。溯因推理的目的就是要形成假设以解释这些事实。其逻辑形式可用如下简单溯因推理模式表示:

该模式的意思是:(1)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C被观察;(2)如果H为真,那么C会是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3)因此,有理由相信H为真。其中,符号“→”只表达H与C之间在认知上所具有的某种关系,因此它不同于经典逻辑中的实质衍推。

 

 

水子 回复:

一直在琢磨您的帖后,受益丰硕,使我真正彻底的对隐喻思维的认识经历了从狭到宽、从表层到深层的一个过程。即隐喻不再被单纯看作是语言内部的修辞手段,而是与人类的认知过程息息相关。语言符号本来的隐喻意义逐步演变成它的象征意义。

 

呵呵,现在看来,所有语言都是隐喻性质的,某些同项的隐喻意义已经被引入收进入我们的生活,甚至我们的文字。语言不仅是认知的表现形式,而且是它的组成部分。在语言与认知的关系上,语言是不同领域经验的交汇点。其实,在语言最初使用的过程中,人们创造并使用的第一批词汇往往是表示具体的事物。当我们从这些具体的概念中逐渐获得了抽象思维能力的时候,往往会借助表示具体事物的词语表达抽象的概念,这就构成了我们人类的思维体系。换言之,在隐喻结构中,两种本似无联系的事物之所以相提并论,是因为我们在认知领域对他们产生了相似的联想,因而最终会利用这两种事物的交融来解释、评价或表达他们对客观现实的真实感受和情感。因此,也使得语言的表达具有无限魅力。呵呵,再一次真诚致谢!


姚毓成

我们的时代需要大师,由二个问题需要大师解决:(1)星际尺度的广义相对论和原子尺度的量子力学的统一场问题。全世界的科学家都说,我们无法接受同时生活在二个不相干的世界里。“宇宙统一场是当代的万物之理”。(2)《寂寞的春天》、《我们共同的未来》、《增长的极限》中提出的人类如何走出现代化的陷阱,能够诗意地栖居在我们的地球家园。

 

 水子回复:

先生内涵高深,令人眼前一亮。所言皆为新异,当竭力研寻。谢谢!

 

 

姚毓成

概念隐喻理论思想首先是在Lakoff & Johnson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提出来的。其理论的核心内容有:隐喻是一种认知手段;隐喻的本质是概念性的;隐喻是跨概念域的系统映射;映射遵循恒定原则;概念隐喻的使用是潜意识的等等。 概念隐喻理论认为隐喻是从一个具体的概念域向一个抽象的概念域的系统映射。

隐喻是思维问题,不是语言问题;隐喻是思维方式和认知手段。 概念隐喻理论的革命性观点促进了认知语义学的整体发展。

 

灰调子的博客

隐喻应该是社会学的问题,或者是政治学的问题,甚至是语言学的问题。否则概念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语言的表达,在很大的程度上,会受到环境和氛围的影响。隐喻正是在这种前提下产生了!

 

水子:

 

不仅如此,隐喻、思维和文化之间也存在着一种复杂的有机的联系。

 

首先,隐喻作为思维工具体现了人类思维的共性特征。思维是大脑的功能。人类大脑的生理构造都是一样的,没有民族性,因为大脑的功能就是思维,隐喻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和认知功能体现了人类的思维共性。

隐喻思维是人类思维中固有的一种思维模式。其认知基础是想象和联想,逻辑基础是类比。隐喻是一个综合系统,人们在生活中发现一种事物的某些特征与另一完全不同事物的某些特征相比,具有相似性 象似性或者相关,于是将其某方面的意象转移到这个完全不同的事物上,产生隐喻。隐喻作为一种各民族共有的认知方式为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提供了心理基础。

 

其次,人类认知经验的共性和他们赖以生存的客观世界本身的相似又为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理解隐喻现象提供了条件。客观自然规律有相对恒一性,人类对自然的认识必然有类似的认知经验。同样,人类社会文化背景也存在着种种相似之处,因此,尽管不同民族使用的语言系统不同,但基于共同的认知结构,扎根于不同文化中的隐喻便可能会重合,形成“文化共核”。正因为如此,才使理解不同文化中的隐喻成为可能。

 

水子回复:

 

如,在许多文化中都有类似于“时间是金钱”、“辩论是战争”、“爱情是游戏”这样结构性隐喻概念;各种文化中的方位性隐喻和通感都具有很大程度的相似性

 

如,汉文化和英文化都习惯于用“上”或“高”代表“好”,用“下”或“低”代表“糟”。“红色”在两种文化中都与庆祝和喜庆有关,如汉语说“开门红”,英语中有“red - letter day”。

汉英语言中还有许多成语和习语的比喻说法简直不谋而合,如:

add fuel to the flames (火上浇油)

His eyes were raining tears (泪如雨下)

 

但是,隐喻作为语言现象又体现着文化的差异,具有民族性和约定性,反应出文化的冲突和差异。不同的民族文化沉淀定在隐喻中必然留下不同的深刻痕迹。如人们写文章对某一问题展开辩论,汉语曰“笔战”,英语称“纸战”,而俄语却说“用墨水作战”。三种语言都把“辩论”比作“打仗”,但由于观察事物的角度有差异,对事物的命名也就不同。

 

还有dog ,在英美文化中常作褒义词,是“忠诚的人类朋友”。主要是英美人对狗有好感,因此英语中有关狗的隐喻大都是褒义的,如a lucky dog(幸运的人) ,love me love my dog (爱屋及乌) 。在英美文化中,如果说某人是old dog ,是称赞他为行家里手;而在中国文化中“, 老狗”却是相当厉害的骂人话,因为在汉民族的传统心理中,狗是一种贱物,凡是以狗作喻体形成的隐喻,往往具有贬义,比如,“狗头军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狗皮膏药”、“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等。

 

有时,同一个隐喻对于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来说会有不同的理解。隐喻既是一种思维方式和认知模式,还是一种复杂的语言文化现象。

 

姚毓成

《旧约》第一章1:27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So God created man in his own image, in the image of God created he him; male and female created he them.

说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由此提出了一个重要的主张:“人是上帝的肖像。”其中也就隐涵了“人的身心合一性”、“人的超越性与神、人、世界关系的建立”、“人的自由与责任”。----基督教要摆脱古希腊神的自然性。意识到神圣形象的存在,会感受到的全部思想和行动都被一种洞察一切的力量监视,因此生活就得不堪忍受之重;意识到神圣形象的消逝,会感受到人的思想与行为都 只不过是自己在思想和行为,因而生活变得不能承受之轻。

 

水子回复:

呵呵,您的留言真有些深玄。圣经读过,但很肤浅。若按照自己现在的知识结构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我们人是从具有自然属性的动物进化而来,本身就具有神性和动物性二元甚至更为复杂的多元属性,经常说的,人既可能又是天使,也可能又是魔鬼。而人有是社会中的人,若在神性意识中生活,必然要在与社会的联系中承担社会责任,因而就得忍受生活之重;反之,便会活的轻松。

 

姚毓成

在西方传统文化中,光具有丰富的宗教内涵,这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圣经#创世记》,将光置于西方有关上帝创世的文化语境之下,对光进行圣经隐喻。《圣经#创世记》中的光具有太阳、月亮、星星以及火等多重载体,体现出神性、永恒性、权威性、秩序性、和谐性、稳定性、启示性以及警示性等多重性质,同时具有教化、惩罚、洗罪以及净化等多重功能。

水子回复:

谢谢您的开光启蒙,受益匪浅。

 

姚毓成

“启蒙”一词在汉语中的使用可以追溯到汉代的应劭甚或更早,并从一开始就与去蔽、兴知相联系。宋代以来,启蒙更与教育紧密关联,以至于到了近代,一个人开始读书识字和接受教育也被称为启蒙或发蒙,这一意义上的启蒙意味着开启心智、去除蒙昧、实现由无知到有知的转变。汉语“启蒙”、英语Enlightenment、法语Les Lumieres和德语die Aufklaerung,都力图表达发挥理智的力量、摆脱懵懵懂懂的状态并促使人走向自觉这层含义,就此而言,“启蒙”一词的确是对上述西方文字较为贴切的翻译。不过,“启蒙”这个中文译名在字面上未能体现与理性之光的直接联系。

    在西方,尽管“启蒙”一词的发明归功于近代法国人,但启蒙的过程却始于古希腊。通常认为,自柏拉图开始的古希腊启蒙被称为第一次启蒙,而从笛卡尔开始的近代启蒙被称为第二次启蒙,18世纪的法国启蒙运动是其泛化、强化和高潮。第一、二次启蒙的共同点是发现了人的理性能力的重要性,但第二次启蒙还有第一次启蒙所不具有的特点,即世俗化,不仅确认了“公开运用理性的自由”和近代科学的产生,而且促进了政教分离以及自由、民主、平等、解放、进步和人的尊严等西方现代价值观念的确立。

    在法文中,“启蒙”是个隐喻词,其本义即“光”。近代科学和近代哲学的开启者笛卡尔常常用“自然之光”去比喻他所推崇的理性,有时干脆使用“理性之光”来彰显理性的崇高地位。在这一点上, 近代法国启蒙思想家大多把自己看做笛卡尔思想的当然继承者,即便严厉批评笛卡尔的人也不否认理性的重要性。事实上,柏拉图将太阳隐喻为塑造视觉中心主义的形而上学,进而为塑造理性的形而上学奠定了基础。他的“理念”一词的本义即指“阳光照到的那一面”。柏拉图不仅强调理性是善的光显,而且强调要在它的朗照中认识理念。普罗丁用“自然之光”一词表示理性的恍然大悟。奥古斯丁赋予“自然之光”以新意,将其理解为对上帝话语的领悟,从而使之既有神圣的意义,又有认识论的意义,奠定了这一术语在基督教文化传统中的地位。托马斯·阿奎那在《神学大全》中进一步区分了自然之光与超自然之光,并且明确提出“理性之光”或“理性的自然之光”等术语。此后,这一提法经笛卡尔、卢梭等人的发挥一直延续下来,甚至连强烈批评基督教会的伏尔泰也没有放弃使用这一概念。

 

水子回复

您此段有关隐喻思维的介述,洋洋洒洒,信息量很大,因为自己于哲学方面的研读甚为浅陋,待慢慢消化了解。也会认真学习您与网友在这方面的讨论,以期有深入的了解。再次真诚致谢!

                                                      水子于2016年11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