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艺林散步二十四:漫说节奏的艺术魅力  

2016-02-18 18:23:35|  分类: 艺林散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林散步二十七:漫说节奏的艺术魅力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几天前,我们几个终于在一个很精致且情调的餐馆,细嚼慢品,嬉笑言开。达成了快乐友情、交互见识的“闺蜜之聚”,这个愿望其实已经酝酿了许久。

   

安师大读博的小闺蜜,申请了一个厅级语言方面的课题,诚邀我们鼎力以撑。她是搞句法的,蓝荇是方言,我是语音,言谈中蓝荇突然提到我多年前写的一篇有关音律与普通话语感的把握内容的文章,自己头脑中也不知怎么地就立刻蹦出了“节奏”这词。突然想写点什么,记下此时的一些思索。

记得当年在中传上播音的外部技巧时时,明君老师是用播放机边放着吕思清的《梁祝》边讲析“节奏”一节的。节奏,源于音乐上快慢、强弱的有规律的——或者也可称和谐的组合。现代音乐,无论是圆舞曲或是摇滚乐那强烈的感染力与震撼性更加可以说明。

 

古代典籍《礼记》曰:“节奏,谓或作或止。作则奏之,止则节之。”“言语之美,穆穆皇皇,穆穆者,教以和,皇皇者,正而美。”还有“智者乐山,仁者乐水;智者动,仁者静”等,古人很早就领悟了节奏的性质与感染力,现代汉语中“急人快语”“疾言厉色”“语重心长”等,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口语节奏所具有的感情色彩。有声世界里秉蕴着节奏。一次讲话,一回座谈,一场辩论,一席演说,一趟教学,只是一味高亢或平缓都是表达的不妥。朗读、说话与音乐皆如此。

 

    其实节奏无处不在。它是大自然和人类社会运动形式的一种表现。日出日落,潮涨潮消,花开花落,冬去春来;人的起居作息,社会的兴衰更替,都无不体现出事物运动形式的变化,一种有规律、有秩序的变更。

 

我们读诗词歌赋——

    大弦嘈嘈如急语,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这《琵琶行》其中的“急语”“私语”“大珠小珠”就有生动的琵琶乐音的轻重快慢起伏停顿的节奏,欣赏之余,难道能不对这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使“江州司马青衫湿的节奏叫绝吗?

 

我们赏戏曲板式——

中国传统戏曲中有板眼之说。强拍为板,弱拍为眼;不同强弱、不同速率的节拍配合就形成了不同的板演结构,即板式。如一眼板,二眼板;或快板,慢板,散板,摇板,流水板等,板眼或板式之说,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口语节奏模式的概括。因为说话与唱曲同声同源,而且其语速的快慢,语调的抑扬,声音的轻重高低,音节的停顿长短,以及信息的疏密,主题的贴离,文采的浓淡,情理的穿插甚至逻辑的变换,都可以理解为一种感性上的轻重缓急,和起伏张弛的强弱节奏。


 我们享意大利数字与中国菜谱——

 据说,一个意大利著名歌唱家登台献艺,但他在台上并没有唱歌,而是有节奏地数数,从1到100。可台下的听众仍然受到了感染,为之倾倒,泪如雨下。无独有偶,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先生也有类似惊人之举。解放前,他在一次宴会上即席吟诵菜谱,竟也能使满堂的宾客为之动容,情不自禁的拍案叫绝。这说明,听者所欣赏的不是内容,而是数数、吟谱的声音节奏。即贯口中所呈现的那抑扬顿挫的丰富多彩。

 

      节奏不仅能聆之、感之,还能观之,因为艺术是相通的。

    

     记得三年前在北京,经常到中国美术馆参观。有次在欣赏画作时遇到一位有名的文博工作者,其艺术造诣深厚,所给我的观赏引介,现在想来真是深入启迪。他说:绘画用笔的快慢、轻重、线条的短长、阔狭,墨色的干枯、浓淡,色彩的老嫩、明晦等,这是国画的笔歌墨舞。现在想来这比喻也应该是绘画的一种节奏生动展现。

 

     不同的节奏,可以出现不同的效果;同样的内容,而节奏不同也会生出截然相反的效果。音乐如此,诵读亦如此。“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耳熟能详的诗歌,是近体七绝的格式。但若改动了其节奏:“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28个字没有增减,内容依旧,然情趣完全不同了。

 

     绘画的节奏让人体味的是一种气韵。往往人们说的“不可学”、“生而知之”实际上也是绘画节奏的神秘性。

 

 画史上有这样一个故事:同奉玄宗之命绘四川嘉陵江三百里山水,李思训用金碧青紫精勾细描地画了几个月,吴道子却用水墨泼辣地挥写,只一日就完成,前者数月之功,后者一日之迹,皆能曲尽其妙。两种节奏反映出两种画法——工笔和意笔。两种绘画格式——浅绛与青绿,都出色的画出了嘉陵江山水的一致。而个人在画中展示出的气韵却不同。“五日画一水,十日画一石”,是刻意求工,是从容不迫,更是一种无法强求的慢节奏;“临绘用墨如泼云,旁观者甚骇,少卿,挥洒巨细曲折,各有条理,若宿构然。”(《金陵琐事》)是狂态豪情是娴熟画技的惊世骇俗,更是一种画者性情释然的快节奏。

 

南宋的马远、夏圭一派的画作节奏较快。黑白节奏跳跃性强,而笔法的变化减弱,扩大了水与墨的融合度,他们的快节奏是一种由墨构成的浓淡节奏。还有观元代方从义的《山阴云雪图》,笔画节奏慢条斯理,墨色的明暗模模糊糊,从而使画面阴冷苍茫,一片云低山暗阴冷欲雪的气氛跃然纸上。而他的《武夷放棹图》则节奏明朗,散乱的线和笔意的树木显示出节奏的力度,线条外部散乱,而内在井然有序板眼分明,表面是是蓬头粗服,实则洒脱飘逸。

 

    观赏同一画家的不同作品中得不同表现的效果,让人感觉了国画中节奏的存在以及各种节奏的各种魅力。绘画的成功与否除了技巧上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画家在创作时的情绪的影响。因为画家情绪中藏着对绘画节奏的把握。然而,情绪会因时而异,因情而异,很难捉摸,不能随需要设计。此刻突然觉得,中国画的写意实际上就是画家此时此刻情绪节奏性的表现。

 

     甚至还可以作这样的思考,文字写作的节奏把握,声音表达的节奏把握是否与绘画不同?因为有基调作为前提设定。是否也和它一样?在读与写的过程中有自己的自然流泻。


 艺林散步二十七:漫说节奏的艺术魅力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水子于2016年2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