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写作的气质  

2017-12-08 23:57:52|  分类: 杂感一、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的气质是与生俱来的,具体表现在写作中,即我们每个人又都在寻找与自己气质相匹配的语言、声音。优秀的写作者,一定是那些气质强烈、鲜明而独特的人。他们对于世界和语言的敏感度,必定有着超凡脱俗的辨识。如每个人都可以写诗,或自诩为诗人,其实这只是一个安慰自己、麻醉自己的写作行为;做不做诗人是一回事,做不做得成诗人是另外一件事,混淆其中的界限,毫无价值。      


        为了突出个人的气质,有些人陷入了他们自设的误区:即以乖戾为个性,以肉麻为有趣,以肤浅为创新。这一误区的本质,借用哲学家雅思贝尔斯的话说,就是误解了“个性”与“个人性”、将“个人性”当成“个性”。诗人奥登的批评是:“有一类人,他们沉溺于渴望别人只爱他一人,于是不断以一些令人厌烦的举动考验周围的人;他的言语与行为必须受人赞美,并非因为他的言语与行为本质上值得赞美,而是因为这就是他的言谈、他的举止。” 


          突出自己的气质,这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只在于如何突出。其实之前就注意到了一种写作倾向——“抖狠式”的语言方式。这个“狠”,还不只是追求“厉害、酷”的风格的问题,而是一个关系到这个“风格”有效无效、成立不成立的问题。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一些比较年轻人的身上。但是我认为,狠并没有深度,狠只不过说明无情而已。温柔才有深度;有深度的是温柔。同时我认为,在风格方面,尖锐的锋芒与阴毒的刻薄,不是一回事,显然没有人会喜欢后者。其实,尖锐可以是痛苦的、悲哀的、悲天悯人的,矛头首先是指向自己的,也就是说,尖锐懂得自嘲、自贬、幽默,但刻薄不会,刻薄往往打不准,而且以伤及无辜为乐。      所以,我一般并不反对“酷”、“硬汉做派”,我只是关心硬汉形象是否成立,以及成立的条件。这个问题还可换一个角度来谈,就是诗人的“冒犯精神”。任何创造者都是需要一点冒犯精神的,而传承者(集大成者)则更需要敬畏。二者气质不同,长远来看,我认为它们并无高低之分。 


        总之,我觉得突出个人的气质没有问题。问题仅在于如何突出它,“方向”要对——是要爱还是要恨?做一个憎恨派的确比较讨厌。我常常会向朋友们重复那句观电影《十月围城》后的一个切身感受:令我们激动、感动的往往并不是那些残酷、悲惨、痛苦的东西,而是呈现人性里那些美好的部分。柔软的东西有时也会是力量无穷的。 

         (一位毕业几年的学生,在校期间就喜欢写作。前几日微信偶遇,不久就发来了一些他的诗。与之交流,夸夸其谈,自我感觉好。读其作,文笔还不错,也还有些灵气,而但整个语言表达令人觉得有些故作姿态的很不舒服。于是产生了上述感觉,特记之。)

     

                                             水子于2017年12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