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纯诗,澄明质朴的热爱  

2017-07-26 18:03:17|  分类: 杂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纯诗,澄明质朴的热爱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诗意,在这个夏天的眸子涟溅着……思想开始变得鲜亮,心思也幽幽其芳。

所有的语言都浸润着浓烈的斑斓,天空时而澄澈澄明,时而雾霭迷离。脚下的大地也在广袤博大中袒露深情与柔润;

水幽雅而宁静,似一个透明的梦境……

一朵橙红花蕾般的火焰灼灼的颜色凌于清波之上,不言,却占尽了风情;

我自遥远涉水而来,只为膜拜你的清绝而圣洁的热烈,以及你天赋的卓然风骨。

我知道,我不是个孤独的垂钓者,只是想在一朵清姿中安放自己的灵魂。

窗外,热润的风缓滞地吹,夏蝉高亢的唱。

我微笑,不语。深沉的站在另一个世界对你凝视…….

在风经过的地方,曾是谁的倩影娉婷,轻轻,摇曳着绝世的笑容。

弹跳的指尖,滑落一些清丽的时光。

 

                                ——题记

 

 

7月,小暑与大暑的浓情续连,简直半个月都是临近40°的高温,使人更感中下旬的酷暑难当。意欲假期抽空出去走走,又惧炎热灼烤,于是沉静宅居,读小说、诵诗文……

 

读葡萄牙大诗人安德拉德的诗集《在水中热爱火焰》。此乃姚风先生集十年精力磨研的译制之作,每每捧读,浸入其中,爱不释手。在这炎炽炙盛之日,能有如此清歆赏悦的诗作相伴,不能不说是一种丰实馨雅的清凉。

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是葡萄牙当代最重要的抒情诗人,他的诗歌已经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受到普遍的欢迎。除了现代主义诗歌先驱费尔南多·佩索阿之外,安德拉德是20世纪以来被国外译介最多的葡萄牙诗人。

安德拉德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没上过大学,他一生只从事了一个职业,就是在葡萄牙社区医疗服务部门做稽查员。这一点与佩索阿的经历一样,找一份自己并非喜欢的工作,只是为了谋得每天的面包,而真正热爱的诗歌才是他愿意耗尽一生的持守。安德拉德厌恶奢华,他说:“我从小所认识的丰盛的事物是太阳和水……我的童年生活教导我鄙视奢华,任何形式的奢华都是堕落。”他的一生都过着简单朴素的生活。试想,一个若沉腻于享受与奢华的人怎么能写出他那样澄明质朴的诗句呢?他清高自傲,不参加联欢式的诗歌活动,拒绝任何文学流派的吸纳,拒绝大众媒体的采访,甚至对朋友的邀请也不是有求必应,也要经过严格筛选。

喜欢安德拉德,在于他的诗中总呈现出一种澄明质朴的纯粹,也就是所谓的“纯诗”,但是这种纯粹也许只能是安德拉德式的纯粹,它与诗人的生活经验、生活态度、诗学主张、生活地域以及个性禀赋等一系列因素密切相关,而正是这些因素赋予了他的诗歌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呼吸。那里面没有学院式写作的晦涩难懂;没有堆砌辞藻的华丽点缀;不轻易介入社会事物;不让现代都市生活场景进入诗歌;更不像佩索阿那样把一些观念塞进诗歌。也没热衷神秘主义的玄思,或者激烈、紧促地个人情感宣泄。

现代诗虽然没有严格的格律、韵脚,却在长期的实践探索中,形成了独特的美学品格。诗歌的语言运用,把各种繁复的意象、多变的情感,交错在凝练精巧、想象丰富、情景还原力突出的诗句里。安德拉德的诗也是如此。

《在水中热爱火焰》总能让我们在蔓延的枝条中或吹拂的微风中看到新奇的意象。这些意象往往是在二重性的反差、对立与互补中纷至沓来:光与影、高与低、火与水、冷与热、冬与夏、盈与亏、永恒与瞬间、音乐与静寂,诗人让他的词语在人与物、物与物这些充满变化的关系去重新命名和确认自然中最基本的元素——

大地,母性的象征、阳光,为澎湃的生命力、,是生命的载体、空气,万物均存于其中;

还有天空、身体、飞鸟、嘴唇、果实、露珠、音乐、眼睛、孩子、动物、树木、喧响等都被诗人纳入自己的关键词的字典,这些词语简单,却使用频率高,甚至有时显得重复,然而,诗人却让其在类似滚动的万花筒的诗句组合中,变幻出摇曳多姿的诗意意象,呈现出自己的独特性。

诗歌不是文字间的分行距段,而是生活与思维的碰撞,是灵魂与神性的对话,无论写与读都是人类最为浪漫的行为之一。在当今这个快速消费和快速阅读的时代,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情致与时间慢下来安静的阅读。

郑愁予是我非常喜欢的台湾诗人,他的《错误》、《水手刀》、《残堡》、《小小的岛》、《如雾起时》等诗,不仅令人着迷,而且使人陶醉。

他思维敏捷,感慨殊深,融合古今体悟,汲取国内外经验,创作充沛。其诗婉约犹如李商隐,豪放酷似李白,处处流淌着古典韵味。他的诗作以优美、潇洒、富有抒情韵味著称,意象多变,温柔华美,自成风格。正如沈奇所言,他自觉地淘洗、剥离和熔铸古典诗美积淀中有生命力的部分生成的愁予风’,确已成为现代诗歌感应古典辉煌的代表形式:现代的胚胎,古典的清釉;既写出了现时代中国人(至少是作为文化放逐者族群的中国人)的现代感,又将这种现代感写得如此中国化和东方意味。

安德拉德曾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的诗,语言简洁,色彩明净清朗,意象组合丰富多变,完美体现了诗歌的纯粹性。安德拉德说,关于我的诗,人们总是大谈其“纯粹性”,其实所谓“纯粹性”不过是一种热爱,热爱大地上的一切事物,以一种炽烈但还没有完结的方式去热爱。

安德拉德的作品始终围绕着自然与人这个主题,在人这个悲伤的家园中歌颂阳光、大海、果实、天空、土地和生命,紧贴土地、超脱俗世一词道出了他的诗歌的本质。在这一点上,安德拉德跟中国古代诗人有着共通之处。

大自然是中国古代诗人的灵感来源,对自然风物的吟诵和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感悟,是中国诗歌的一个源远流长的传统。然而,在唐朝,杜甫遇到国破山河在,千余年后的今天,我们面临的却是国强而山河凋敝现状。我们已背离了大自然,越来越彻底地丧失了像陶渊明、李白、王维、苏东坡那样享受自然及其诗意存在的权利,让人惶恐不安。这就是说,当代诗意的再造,首先取决于我们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知,及其我们对身边的一草一木的态度。

自然风物让人着迷,我们带着诗意活着……

 

朋友为我推荐了《白色上的白》,读后也甚为喜爱。此诗基本上取材于四种古老的元素:水、土、火、风。无论是释迦牟尼时代六师外道中的婆浮陀?伽旃那,还是前苏格拉底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等,他们都认为这些元素是永恒自存的,是世界的本原。泰勒斯的格言是:水是最好的。认为一切都是由水造成的;赫拉克利特则认为:一切事物都换成火,火也换成一切事物。”“火生于气之死,气生于火之死;水生于土之死,土生于水之死。

安德拉德自己说:泥土和水,光和风,构成我的诗歌所表现的爱的整体。安德拉德不是哲学家,可在他的笔下,这些古老的元素往往是以不同的形式,并以象征的方式出现,与人类的情感和经验联系在一起。水,常常以河流、海洋、雨水、泉水、泪水和井的形式出现――它常常蕴涵着情爱活力 的流动,也与若隐若现的死亡联系在一起。土,则是通过石头、沙子,有时是通过尘土,更多的是在沙丘中得到表现;它是世界的实体,它滋养人类的根;在它那里,人们爱,衰老,最终死亡。火,在夏天的炎热里燃烧,在眩目的太阳下燃烧,在情欲的激情里燃烧;它是生命的象征,活力的象征;有时,它也通过阴影来反衬。风则是气的流动,它也是歌声和灵感的呼吸。总之,古老的元素构成了《白色上的白》的基本母题。 
    
下面想以他的这首《白色上的白色.之二十八》与郑愁予的《如雾起时》进行一个比照对读,阅读与诵读,对读互证。具体理解安德拉德的“纯诗”意味——


   
《白色上的白色》之二十八

/安德拉德

 我没有其它方式走近

你的嘴:多少轮太阳,多少次海潮

燃烧,只为你不化为雪:

身体

 

 在夏天拋下铁锚:海鸟

盘旋,为你的头颅戴上皇冠:

没有结束的音乐

从手指间解放:

 

 阳光绕过脊梁,来到腰间,

最甜蜜的部分落在臀部:

为了把你送到唇间,燃烧了

多少次海潮,多少艘船。

 

如雾起时

 /郑愁予

 我从海上来,带回航海的二十二颗星

你问我航海的事儿,我仰天笑了……

如雾起时,

敲叮叮的耳环在浓密的发丛找航路;

用最细最细的嘘息,吹开睫毛引灯塔的光

 

 赤道是一痕润红的线,你笑时不见

子午线是一串暗蓝的珍珠

当你思念时即为时间的分隔而滴落

 

 我从海上来,你有海上的珍奇太多了……

迎人的编贝,嗔人的晚云

和使我不敢轻易近航的珊瑚的礁区

    

两诗的场景非常相似,都是有关情人间的爱抚,都将其与航海联系起来,也都对恋人的身体进行了诗化的描写和赞美。两诗都具有非常高的抒情品格,亦都为情诗中的精品。

相较而言,我觉得安德拉德这首诗的语言更为自由舒展,意象之间的跳跃、转换非常大,句子之间的连接,省略了过渡与连接,呈现出一种立体的诗意梦幻。此诗还鲜明地体现出安德拉德的身体哲学,诗中的情爱在身体的部位与大自然的景物之间穿插,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是对生命的礼赞。

另一首——

雨中的家

安德拉德

 

雨,雨又落在橄榄树上。

我不知道这个下午为何又下雨了

既然我的母亲已经离去

不再走到露台上看雨

不再从缝纫中抬起眼睛

问我:听到了吗?

我听到了,母亲,又在下雨

雨滴打在你的脸上。

 

就诗论诗,《雨中回家》让我想起博尔赫斯的一首诗《雨》,其诗的结尾说: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幕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博尔赫斯《雨》

而安德拉德的《雨中回家》则说,“我听到了,母亲,又在下雨/雨滴打在你的脸上”。从雨牵引出了一种感情,这种感情潮湿,贴身,甚至绵绵不绝的痛彻,这是体现了一种诗境的升华。“升华”这个提法可能为现在的很多年轻的写作者所不屑。但是,任何抒情的作品仍不免要用到升华,因为就终极意义上而言,所有的情感最终恐怕都要归一,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升华”必不可免。

 至此,又想引述前面的安德拉德之言——

 

诗歌行为是对人性坚持不懈的揭示。这是认知的火焰,同时也是爱的火焰;在火焰中诗人激扬自己,完成自己,这才是诗歌的精神,别无其它。

 

诗人的叛逆是以忠实的名义进行的,忠实于人,忠实于清醒的愿望:做一个完整的人,忠实向最深处扎下根须的大地,忠实可以在人的身上揭示离血液最近的真实,这也是灵魂的真实。

《阳光质》是安德拉德1980年发表的作品,这是第一次翻译成中文。在这组诗歌中,诗人依然没有离开他的一个主题,即吟歌阳光以及阳光怀抱中的人与万物:生命在须臾中的颤栗、口唇之间的河流、沿着身体攀援的爱情、阳光的烧灼带来的炙热与灰烬、如毛毯一样包裹身体的空气、如种子一样播撒的音节,等等。总之,诗人用阳光把人与物安置在一个特定的诗意空间里,而最后一首诗所提出的问题则指向了文本的开阔。 

《太阳质》4

这轮太阳,不知我是否已经提及,

它是我童年的

全部海洋。

犹如高高升起的黎明,

海的头发在燃烧,

而我梦着另一片嘴唇。

在唇间,我学习成为水。

 

《太阳质》12

触摸你说的肌肤,

敞开的脉搏

迎向眸光的锋刃。

 

希望这是

家,是

初始的星辰。

绚丽的玫瑰,

空气的嘴唇。

 

《太阳质》15

 

你用以呼吸的是你的眼睛,

没有皱褶的蓝色太阳,

爱抚的第一掬水。

 

嘴唇有船的气息!——

有时,这被称作青春,

被称作血液沸腾的星辰。

大地背向黑夜,燃烧的时候

就是一条河。

 

《太阳质》18

我热爱这些地方,

在此太阳

任人悄悄地抚爱。

在此嘴唇轻轻的掠过,

双手无邪的奔跑,

而寂静炙热。

我爱过,像有人劈开过石头

像有人迷恋于

天空自由地绽放花朵。

 

《太阳质》50

你用词语做什么?

这些元音中的蓝已被掩埋,

它们有什么用呢?

而辅音,在橙子的光泽

和骏马的太阳之间燃烧,

你能对它们说些什么呢?

 

当它们向你打听委托给你的

那些小写的种子,

你能对它们说些什么呢?

 

何谓纯诗?梁宗岱说:所谓纯诗,便是摒除一切客观的写景,叙事,说理以及感伤的情调,而纯粹凭借那构成它底形体的原素——音乐和色彩——产生一种符咒似的暗示力,以唤起我们感官与想象底感应,而超度我们底灵魂到一种神游物表达光明极乐的境域。这纯诗所构成的是一个绝对独立,绝对自由,比现世更纯粹,更不朽的宇宙”。

读安德拉德的诗,我们常有这种感觉:画中的鸟忽然唱起歌来,画中的树忽然栖满小鸟。一切是那样新鲜,一切是那样鲜活,一切是那样强烈。总之,诗人将自然和人类的经验与感知联系在一起,将我们周围的世界和我们内心的世界联系在一起。 

突然想到,安德拉德为什么要将那些诗取名为《白色上的白》,肯定是因为白色是世间最纯洁的颜色;而我们《在水中热爱火焰》里所读到的,的确是安德拉德给我们带来的世上最纯净的诗歌。尽管《白色上的白》里的诗没有各自的标题,让人觉得它们只是些无标题音乐,尽管我们并不能读懂(这两个字本来就不应跟诗歌欣赏联系在一起)每一个诗句,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感受其中的美。

 

纯粹的诗歌,需要纯粹的阅读品位;纯粹的诗歌,只拥抱纯粹的心灵。今晚坐在电脑前,脑海中酝酿了好几个题目写这篇随笔,但写到最后,还是把题目换成了现在的这个:《纯诗,澄明质朴的热爱 

                         
水子于2017726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