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19世纪俄罗斯四大诗人诗析简辑(一)  

2018-01-09 09:51:42|  分类: 研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世纪俄罗斯四大诗人诗析简辑(一)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来自新年的问候》

茨维塔耶娃

 

1、新年书信(节译)

新年好————国度——家!

这第一封信寄往你的新地址 ——说它奢华不对——

你的喧嚷的所在,你的新

居所——这第一封给你的信寄自昨天。

        

 跳过细节。移动。如此轻便。

新年来到门口。谁,和我一起摇晃着

杯子

穿过餐桌的边沿?我这是怎么啦 在这新年里却伴着

垂死的韵律:莱纳——在那里。

 

新年好,大地,莱纳,城镇,莱纳!

新年好,所有看到的最远的海岬——

新眼睛好,莱纳,耳朵,耳朵,莱纳!

 

*

 

天堂是不是像个披着雪的两翼剧院?

我所知道的是不是真的,上帝是一棵

生长的猴面包树?上帝

并没有丢?另一个上帝越过了他?

在他上面,更高,另一个?

 ——写作如何,莱纳?那里没有书桌,

为你的胳膊肘,为你的手掌

没有前额——发封电报来!——莱纳

——你是否高兴于大海的变化 合着你的韵律?还有闯入你诗中的陌生者?死亡是什么呢, 莱纳?

骨子里学到的语言:半谐音,句子。

我们将见面?——我们的词语将见面,

在流动的海水里,莱纳,当大地为我

的日子

 呼唤着钟声而那里没有书桌 为胳膊肘,

为我的手掌——没有前额。

 攀上梯子吧——带上这些诗——

我将不会泼出一滴,我会捧紧我的手掌之杯,

在莱茵和拉罗涅之上,在你的坟墓之上,

在石头的隔离之上,

把这些带到莱纳——玛里亚——里尔克

的手中。

 

192727Bellevue

 

(译注:该诗写于里尔克逝世后不久,原英译为节译)

 

译者 王家新

 

 

诗与译者

 

茨维塔耶娃被誉为俄罗斯的天才诗人,和其他几位俄罗斯诗人在世界上都享有崇高的地位,被视为俄罗斯的良知,俄罗斯的苦难和希望。

 

诗人王家新将茨维塔耶娃的诗作翻译成中文。他觉得很难在阿赫玛托娃、曼德尔施塔姆、帕斯捷尔纳克、茨维塔耶娃这420世纪俄罗斯诗人中进行比较,从很多意义上,他们是一个整体,共同构成了一个神圣家族。对我而言,他们都是我所热爱和崇敬的诗人。只不过茨维塔耶娃对我更亲近,有一种我能切身感受到的亲密性。另外,她有一种更令人惊异的语言的爆发力,我猜布罗茨基所看重的也正是这一点。王家新说,另外还应看到,茨维塔耶娃后期的创作已远远超越了俄国抒情诗的传统。布罗茨基就从更开阔的范围称《新年问候》堪称是里程碑式的作品。其实在他看来,茨维塔耶娃不仅在俄罗斯,在整个世界,都是一位首席(premier)诗人  

 

王家新将茨维塔耶娃献给里尔克的长篇挽歌《新年问候》称为自己遇上的最艰巨、最具难度的作品之一。  

时代周报:茨维塔耶娃命途多舛,最后自缢而死。你认为她为什么会有如此文章憎命达遭遇? 

 王家新:茨维塔耶娃一生忠实于自己,这就决定了她的命运。布罗茨基谈到过她对世界的反应方式就是我拒绝,她的英译者妮娜。科斯曼也这样指出她也是脆弱的人类个体存在,她的极其艰难、孤独的命运,如我们所知,源自于她那绝不妥协的生命。  

 换一个说法,她本来是属于另一个行星的人,但偏偏来到了这个世界。这就是她的悲剧。如她的诗自我描述:一头被捕获的狮子,毛发耸起”“堪察加的熊/不能忍受没有冰(《这种怀乡的伤痛……》)。但也正是这样的悲剧造就了一个伟大的茨维塔耶娃,一般的女诗人敢于以毛发耸起的、被捕获的狮子来形容自己吗?所以我们不仅要看到她的悲惨命运,更要看到她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带来了什么。  

时代周报:茨维塔耶娃说我与我的世纪失之交臂。她的诗歌几乎没有触及20世纪的历史性事件,但又揭示了一个人面对庞大世界的悲剧感受,为什么有这样的精神力量?  

王家新:我与我的世纪失之交臂,但这也正是她得以拥有她那个时代的方式。实际上茨维塔耶娃流亡前后经历了很多历史性事件,只是她拒绝对之作出表面上的反应。另一方面,正如布罗茨基所指出:她的措词全无任何悬空性。她在细节的精准方面超过了阿克梅派诗人,在诗行的格言性和讽刺艺术方面超越了任何人。她更像是一只鸟儿,而不是天使,她的声音总是知道怎样在事物之上提升,知道那里有什么,底部又是什么,也许这就是她为什么能不断攀升得更高的原因。  

至于诗人与时代的关系,她说过这是一场出来的婚姻。她有过伟大的时刻,比如在《新年问候》中我以塔特拉山来判断天堂,但在更多的时候,她与世界的搏斗在彼此身上都打下了痛苦的烙印。正因为如此,她远远超越了她的世纪,但又成为它的一个标记。  

时代周报:在翻译中,你感觉茨维塔耶娃的作品有什么特色?  

王家新:《新年问候》中的多少次,在教室的桌椅间:/什么样的山岭在那里?什么样的河流?这也正是我在翻译时的感觉。茨维塔耶娃的诗中总是有那么一种一下子就击中你的东西,或抓住并提升你的东西;最强烈的感觉,则是那种她特有的惊人的爆发力,如《山之诗》的序诗:一个肩膀:从我的肩上/卸下这座山!我的心升起。/现在让我歌唱痛苦/歌唱我自己的山。 

当布罗茨基被问到何时接触到茨维塔耶娃的作品时,他举出的正是这首诗:我不记得是谁拿给我看的了,但是当我读到《山之诗》的时候,觉得喀嚓一声,万物顿然不一样了。

时代周报:茨维塔耶娃的一生处在两种声音、两种真理、两种力量之间,不断与不幸的命运抗争,这种现实世界的体验是否贯通在她的文字世界里?

王家新:布罗茨基说过茨维塔耶娃是天上的真理的声音/与俗世的真理相对这句话的基本注脚,帕斯捷尔纳克也指出同日常事物的斗争赋予她以力量。这一切,当然都贯通在她的文字世界里。茨维塔耶娃对自己的写作极其严格,在她那里,一直有一个审判者,她要使自己写下的每一行都经得起良知的拷问。 还可以延伸比较。如果说茨维塔耶娃是一个朝向绝对的诗人,辛波斯卡则选择了从绝对中后撤:她选择了尘世生活本身。她在对生活的鞠躬中找到了她的诗的角度和立足点,也找到了应对生活的智慧。茨维塔耶娃不一样。如借用布罗茨基的说法,她带给我们的,往往是直截了当的痛击,而且这一痛击会贯穿我们的全部生命并直抵童年。从其开始到其结束,茨维塔耶娃就是这样一个诗人。

 

 

 2、 接骨木 [俄]玛丽娜 · 茨维塔耶娃

                   

 接骨木充满了整个花园!

接骨木翠绿,翠绿,

比木桶上的霉菌更绿!

比初夏的来临更绿!

接骨木——蔓延到日子的尽头!

接骨木比我的眼睛更绿!

 

而随后——一夜之间——燃起

罗斯托夫之火!一片沸腾的红色

从接骨木那不断冒泡的颤音。

苍天,无论什么时候,

它都比 一个人身上的麻疹更猩红!

接骨木,那倾吐和溃败的

 

麻疹——直到冬天,直到冬天!

那些小小的浆果竟比毒药

更甜蜜,怎样的颜料在溶化!

那种红布、漆蜡和地狱的

混合,无数念珠的闪光,

鲜血被烘烤时的气味。

 

接骨木还在被摧毁,被摧毁!

接骨木,你的整个园地充满了

年轻、纯洁的血,

那火焰的枝条的血——

欢愉奔涌和迸溅的血——

你的和我的,青春的血······

 

而在后来——果粒的瀑布垂下,

而在后来——接骨木变黑:

那杨梅一样的东西,粘稠的东西,

越过栅栏门,像是提琴的哀吟,

靠近这座荒芜的房子,

一簇孤零的接骨木树枝。

 

接骨木,你和我都已 近乎发疯,为了那串念珠!

草原——给蒙古人,高加索——给格鲁吉亚人,

给我——这窗下的接骨木树丛,

给我——取代艺术宫殿的,

唯有 这丛伸过来的接骨木树枝。

 

我的国度的新来者——

来自接骨木的浆果,

来自我殷红的童年饥渴,

来自这树丛,来自于这词语:

接骨木(直到这一天——在夜里······

你的毒——被吸进了眼中······

 

接骨木血红,血红!

接骨木——整个家园在你的

指爪下。我的童年在你的淫威中!

 接骨木,在你与我之间,

似有一种犯罪般的激情,

接骨木——我真想以你来命名

世纪病······

 19311935 /

 王家新 选自《新年问候》

 

诗析

相比于我们所熟悉的苦艾、花楸树这些茨维塔耶娃诗中的植物性意象,接骨木是一个更耐人寻味、更带有个人风格的意象。安娜 · 萨基扬茨在《玛丽娜 · 茨维塔耶娃:生活与创作》中也着重谈到过这首诗,说它包含着生活的悲剧性寓意

整首诗展现了接骨木从翠绿到血红再到枯萎变黑的生命过程。接骨木浆果的成熟并非渐进的、平稳的,而是爆炸、沸腾式的。诗中写到罗斯托夫之火”——法俄战争期间的莫斯科市长罗斯托夫,据说是他布置了放火烧城的计划,并导致了拿破仑率军撤退。茨维塔耶娃以这种联想性比喻,一下子道出了接骨木桨果成熟时的那种惊人的力量,那种自然力的释放,我们不仅看到了一片沸腾的红色,还听到了那不断冒泡的颤音

茨维塔耶娃把接骨木和自己的生命记忆联系了起来,它殷红的饥渴,它的倾吐和溃败,比童年身上的麻疹更猩红!它既甜蜜诱人又带着毒性,带着地狱的闪光,甚至带上了鲜血被烘烤时的气味。它就是诗人的青春和她那一代人的青春,而它还在被摧毁,被摧毁······”。诗到后来,语调稍有平缓,接骨木迎来了付出血的代价的成熟,这也唤起了诗人的哀悯。不仅是接骨木的枝蔓像提琴的哀吟靠近了诗人荒芜的房子,前来寻找她的,还是她自己的天真的童年和苦难的青春,是整整一个充满激情、暴力而又让她难以释怀的世纪。

诗人不仅写出了有毒的接骨木与生命本身那种深渊般的、茂盛的关联,还有那种在你与我之间犯罪般的激情。不得不说,接骨木是茨维塔耶娃诗中最独特、最带有个人风格的意象,阿赫玛托娃的一首诗《我们是四个》中就这样写道:哦看!——那新鲜黑暗的接骨木树枝 / 就像是茨维塔耶娃寄来的信!

3、《我想和你一起生活》赏析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

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

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

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

雪,雪,雪。

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慵懒, 淡然,冷漠。

一两回点燃火柴的 刺耳声。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

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

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与情人生活在旅店,对周遭的诱惑也保持着足够的敏感,明知最后是火烬成灰,也要爱自已一般爱下去,这份女人情致中又包含着男人的大气与坚定,从文面与内涵都透露出迷人的气息。 

       茨维塔耶娃是俄罗斯白银时代杰出的女诗人、散文家和翻译家。曾被布罗茨基残暴地誉为世界最杰出的女诗人(没有之一),她的一生跌宕曲折,对心灵之爱的追求贯彻始终,而其独具的天才秉性,使其总能在爱情的死灰中高燃起创作的火焰,纵观其诗歌历程,就是一本爱的编年史,纵使在生命中最艰难的最后一两年,她对于爱的渴求也从未间断过。 作为白银时代的重要诗人,茨维塔耶娃却不在同时代的任何流派之内,她曾经不无蔑视地否认流派这种束缚,喜欢自主的,触发真实内心的创作,就如她喜欢的姿势:慵懒,对待群体的淡然,冷漠。也许就是因为这种风格,导致了她后期物质上和受认可程度上的不如意,从另一个侧面旁证了其死亡的必然。

        1990年前苏联著名记者费.梅德韦杰夫在维也纳访问茨维塔耶娃传记作者拉祖莫夫斯卡娅的时候,曾向她提出两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茨维塔耶娃命运中最令你惊讶的是什么?",拉祖莫夫斯卡娅回答得简单明了:她的性格,她那种同一切都不协调的性格。了解了茨维塔耶娃的生平,再回头读读这首诗,爱的温馨仍在,但绝望的辛酸已开始蔓延。此时七夕已过,古老时钟敲出的/微弱响声/像时间轻轻滴落。在不见永恒的未知里,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显得多么短暂而弥足珍贵,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注定远航的心与爱情就要趁夜启程,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颤抖著,颤抖著谁能给予心灵妥帖的解救,什么样的充实之后不会再感觉空虚?这个一直用身体和爱思考的女人,她深陷于自我的桎梏,美丽着、燃烧着,连灰烬/你都懒得弹落。无论她有多么离经叛道,她留下的文字,都足以让世界去靠近、去理解、去爱戴她,有此足矣! 因为,我们再也遇不见如此清澈的眼神,如此复杂的灵魂。而它们却曾经奇迹般集于一身。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