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我曾经希望所有美人都来我这里定居  

2018-03-18 21:54:23|  分类: 奇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希望所有美人都来我这里定居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 苏小和

 

诗人以一个他自己不能言说的秘密为代价,购买了语言的力量,并用她来讲述别人可怕的秘密。诗人从来不是使徒,多年以来,诗人都是依靠魔鬼的力量,驱赶魔鬼。这是kierkegaard的句子,一次关于诗人肖像的描述,如此准确,直接写出了我的境况。

 

是的,我是一名诗人,一开始我试图营造词语的乐园,希望全世界所有的美人都来我这里定居。我幻想自己成为大众的情人、舞台上的朗读者、密室里的国王。后来我开始用诗歌抒情的方式展开经济学的写作,希望在经济学领域彰显人文主义精神,呼唤自由权利,以此引起读者的热情关注。诗歌是我一以贯之的姿态,所以有人认为,苏小和的写作可能是大陆最优美的经济学美文。相比这样的公共写作,他的诗歌写作显得非常小众化。

 

然而事实上,诗歌写作才是我一直坚持的写作方式,从17岁开始,诗歌就是我的文字必修课,相当长时间之内,我的诗歌一直都是经验的,当下的,抒情的,绝望的,其中既有对家国沉痛的批评,也有个人身体与梦想的虚空和彷徨。多年以来,我用我的句子创造了一个看上去优美的魔鬼,然后试图赶走另外一些魔鬼。理所当然,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或者说在我的身体里,过去的魔鬼没有被我赶走,而新的魔鬼却已然诞生。两种不同风格的魔鬼,在我的世界里张灯结彩,你侬我侬,组建了一座看上去优美的婚姻乌托邦。

 

感谢上帝,2006年,我听到了上帝的话语,由此我的诗歌呈现出一个重大的美学嬗变,我从一名愤怒的、肉体的、沉重的诗人,转型为一名哀歌诗人,一名赞美诗诗人。我的诗歌变得短小、精致、宽容、内在,一方面直面人性的幽暗,一方面指向永恒的思索。有人说,这样的诗歌在相当一部分中文读者中流传,构成了汉语诗歌文本的一个异象。而我自己想说,这是我的文字的更新,是我的诗歌的出埃及记。我对这个世界上与诗人有关的掌声已经失去兴趣,愿我所有的诗歌都能够被上帝悦纳,愿我的那些瑟瑟发抖的句子能够像鸽子一样飞行。愿我的读者如果遇到我的诗歌,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我和他们是灵里相通的弟兄姐妹,是在基督里总是有共鸣的一群孩子。

 

有一种自由主义,叫左倾自由主义,他们对世界抱以深刻的怀疑和批评,试图设计出一套完美思想体系拯救世界。他们独立,有深厚同情心,身体力行,通常认为世界缘于理性的改进和自由的对话,会越来越好,而不是越来越堕落。典型人物如弗兰克·奈特、罗尔斯、森,以及中国的汪丁丁、许纪霖、周保松等等。我愿意把他们看成我的良师益友,也愿他们在构想美丽新世界的时候,别忘了这个世界一直以来都是悲惨世界,别忘了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有罪,连一个义人也找不到。

 

是的,人的内心是一个巨大的空洞,如果没有真正的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寻找可见之物慰藉自己。有时候认为钱能解决一切问题,有时候觉得权力是万能药,有时候我们干脆认为,努力吧,当这个世界变得足够美好,我们的幸福就会如期而至。

 

这是我们的生活,没有钱的人崇拜富人,没有权力的会崇拜权力,但有钱有权力的人却崇拜骗子。人类经常在生殖器、皇帝,或者一泡屎面前磕头捣蒜,因为这些东西可触摸,可利用。

 

所以要把人性的幽暗性怀疑到极致,不能留下一些优美空间。洛克说:“上帝的意志在披上文字的外衣之后,必然会含混不清;正如上帝之子在披上肉体的外衣之后,也不得不经受人性的一切弱点(罪恶除外)”。洛克的这一表述很好。前一句呈现了基于人类语言无力感的绝对困境;后一句则显示了人性的幽暗之无所不在。对人性的怀疑有多深,人类的幸福感就有多深。在四面受敌,举目无亲的世界上,我们惟一的力量,来自于向上帝祷告。



请你们抢走我的房子

把孩子们赶出家园。

那些围观的人们,让他们远离

还有三五成群的流浪者,请绕道而行。

 

我会在旷野收集干柴,烈火

到庄稼地里寻找残留的稻米和麦子。

爱情在没有出发之前,已经知道答案

这一生的劳苦愁烦,我自己承担。

 

然后我要去高山

去抱住一块坚硬的石头

赤裸着在雪地里上坡,或者下坡

直到遇见衣不蔽体的主人。

 

借用他人的墓穴

用干草、细麻布和泥土

埋葬自己。并且告诉路人

不要碑,也不必写上我的名字。

 

后来,我知道云很好

也知道水藏在云中。

当我看见水

水从云里走下来的时候

我知道,这就是雨。

当我看见云

云一直悬挂在空中

我知道,她就是云了。

 

想起了一个电影画面,一个灾难片,地球毁灭,大火就要吞没一切。一对老夫妻这个时候选择的不是控诉上帝,也不是绝望的哭喊,而是两个老迈的身体相互拥抱,微笑着共同迎接死亡。人如果不会理解灾难和悲剧,不会理解死亡,即使才高八斗,也终究是一个单向度的人。所以面对悲剧,面对死亡,惟有爱才能得胜。去爱吧,爱每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们。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当我看得见基督向我伸出他的手,我会轻轻地说,是的,我爱过,所以我来了。

 

 

(这是微信公号里看到的令人眼前一亮的文章,为之振奋,颇能感同身受。故而于此载路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