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生命的耸立  

2018-03-22 20:23:42|  分类: 杂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的耸立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昨日春分。春分,意味着要抽走冬日的最后一丝寒意,春天到了。而昨天,虽有些寒气掠过,却前几日熙暖的春之意向融融仍在;而分,则是倒着的,早上还是曦光粉澄,开启着一年的最美春时,而傍晚竟晚霞隐没,气温降低,冷雨淅沥着悄撒丝丝寒意。


  此刻我想,如果在生命中,人可以在一个日子,自太阳升起,一直到日落,自己的目光得以把朝阳的喷薄和落日的余晖连成一线,这样完整的自然演绎和灵魂谐奏,肯定会让人最终捕获到岁月对于生命的瑰丽动人。


   岁月对一个人最大的诠释是,日子依然是日子,生命却不再是生命。或者准确来说,生命已经不是曾经的生命。日子却依旧,说明人更倾向于在习惯麻木的感知中活着。生命不再,则流露出在人生面前每个人的彷徨忧伤。日子悄无声息,岁岁相似,这是动物性认知,狗和猫都会这个状态,抑或这只能叫活着。


   倘能在生命的疾走里,自己的灵魂玉宇澄清、繁花似雪,那又是多么值得厚爱、赞美的生命之事啊!我想,不管是灵魂走到哪一极,生命都要执着去超越生物性行走,而不能麻木于不可名状的流逝。生命之中,无论悲喜,都须承载真正可以愉悦灵魂的重量。


   人说灵魂是轻飘的,不可负重而行。其实这只说对了一半,有时灵魂是需要负重的。世界上能真正使灵魂愉悦的东西,常常伴随深沉与厚重。一个真正的定力者,在其拥有绝对的重负时,可以在一种压力下释放出惊人的倔强。这就是一个勇者灵魂所呼唤的东西。然而,当这个世界再无旁人相惜,惟自己一人立于寂寥的苍茫,突然觉得世界一下子轻忽飘飘,最后孤独离去。这是勇者的命运,也是每一个人的命运。


   所以我很怕“日子”,它很容易使生命放弃探索与思考。生命里需要有承载灵魂的重物。生命太苍白,灵魂就要受虐,也活的太古板了,人性也要渐渐褪色。


  人要提醒自己的习惯,否则生命很容易沦为庸常的存在。记得是哪位先贤所言: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功名利禄是众生对人生的惯性表达。而所谓的悟道或思考则是在给生命一份耸立。


   现代社会,生存的悲剧被放大了,所以无论是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当人们以各种行为、表达状态要求公平、自由时,更大的苦难其实早已存在。沉默的大多数实则遭遇了更加惨烈的生命悲剧。这个悲剧关乎人的情感、价值和高贵的生命天性,所以我们一定要面对。


   的确,岁月之中生命太需要一份耸立。我进而觉得,生命之中,更可贵的不该是“我们”,而应该是自我。日子一天天过去,每一天在人生里浑浑噩噩,没有思考,缺乏反省,巩固奴性。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摆脱日历似的岁月触摸,使生命在岁月里获得更合于人性的内涵。


  活到现在的我,已经过了在时间的步履哀怨的时刻。可还是想说,因为活着实在太容易了,只依靠一份习惯,仰仗一份麻木,生活即可如期进行。然而,这正是可怕之处。唯其可怕,即生命里不能没有一个时代的重量。否则我们活得几乎无任何质感。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时代,但很多人难以找到一个时代的真实感。


      很多人对于时代的价值感知其实就是吃喝玩乐,升官发财。这样的人占全社会的大部分。从新中国建立一直到现在,社会生活和政治景观都在不同的维度上各自呈现。吃喝玩乐是可以的,升官发财亦无可厚非。可当我们的生命在这样孜孜不倦的诉求里祈祷人生时,是否会负于一个时代?是否这样的活着本就是生命的一种悲哀。


     一个时代和生命个体应该寻求一种精神上的接近。这里指的是接近,而不是期同。接近是因为个体要找到一个时代的真实感,能和自己的时代互相温暖,而不只是恶语相向,或者麻木在每一个日出日落。其实麻木比恶语更为恐怖,恶语总是不能长久,麻木却像潜伏在大海深处的冰川,成为一个时代里最大的寒流。


   沧海横流,英雄本色,是人造时代。精神颓废,麻木胆小,是时代造人,抑或时代规劝人。人性越是无力去开拓价值,就越要接受社会的规劝。当一个社会的大部分人,生命空乏、日子虚度、岁月蹉跎,缺乏感知时代的能力,那么契诃夫笔下的多余人就不是一个,而是数以亿计。


  在一个时代里活着,就要找到时代的真实感。


   这有点类似于人与自然之间的触摸。很多年以前,自然横在面前,生命纵身一跳,沉醉山水之间,这是一种体验式成长,生命本能趋向探索。自然在生命的意境里具体而真实,富有质感。可如今,人性被圈养,社会用抽象的经验告诉你自然就是这样子。


   就像人要去体验自然才能获得质感的自然一样,生命之中,生命对时代同样需要这样的体验。而一个无法用灵魂思考的人,永远难以获得一个时代的真实感。面对时代,生命呼唤体验式生存,生命渴慕在生活最真实的状态里来完成对时代的感知。感知可以是精神上的接近,也可以是一定程度的拒绝,无论怎样都是生命找寻重量,触摸时代,甚至是温暖时代的方式。


     王国维说,诗人对于宇宙人生,须得入乎其内,又得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思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这是一个智者很精彩的空间表达。现代人已经没有这样的辩证思维了,在人生路口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苦心积虑要忘记过去,割裂精神传统,浅薄娱乐,生命打着不负重前行的口号,彻底抛弃痛并快乐着的人生。


     一般人都向外走,害怕向内。然而真正的生命恰恰要入乎其内,且不能失却灵魂的重物。这也是生命之中,灵魂对生命真正的回应。

                                                                    

                                                                                                       水子于2018322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