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子的博客

伴随生命旅程的心灵之音

 
 
 

日志

 
 

一滴叛逆的水   

2018-06-28 06:58:05|  分类: 杂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滴叛逆的水 - 水子 - 水子的博客


我不懂诗,但喜欢读诗,喜欢用自己的眼光去看诗,喜欢那种自然的纯洁的无雕饰的诗,就像看到清澈的泉水,总要喝上几口。

在小柯的公众号里见到了这首《叛逆的水》,我当时眼前一亮,像是在迷雾中看到一丝光亮一样,随即就发在自己微信中, 接着,我上网查了作者其人,并搜索了他的诗。

王单单真是厉害!他用娴熟的语言堆砌他的思想,让人感到纯洁的灵魂在字里行间流淌着。那些语句,就是信手拈来,却又十分得体,毫无雕琢的痕迹,就像和熟识的人在一起,无拘无束、推心置肺的交谈。

比起一些故作高深的诗作,王单单的诗又是那样通俗易懂,就像纯净的水,刚入口,不要你咀嚼,已流进你的身体。诗里所呈现的画面和意境,有一种震撼的力量,读着读着,莫名其妙的感动了,文字随之深入你的内心,你鼻子也许会跟着发酸,你还会陷入深思,引起共鸣。

王单单的诗,读一首爱一首,比较喜欢的是:《叛逆的水》《堆父亲》《晚安,镇雄》《卖毛豆的女人》《工厂里的国家》《在江边喝酒》《采石场的女人》等等。你你看这诗句,亮点闪烁:娜娜像一只误吞月亮的贝壳,掰开后里面全是白嫩嫩的月光。(《去鸣鹫镇》)就像是做一次剖腹产,抠出体内的命根子。(《卖毛豆的女人》)她只知道,石头和心一样,都可以弄碎;她只知道,熬过一天,孩子就能,长高一寸(《采石场的女人》)如果,文字是灵魂的刀疤,我要用多大的篇章,才能数清他纵横交错的伤痕。(《祭父稿》)月亮如此苍白,像一口痰,被夜空含在嘴里。”“死亡是一棵树,结满我的亲人,这些年,只要风一刮过,总能生出几颗。等等。那比喻,那想象,像一颗颗燃烧的流星,划破苍穹,炫彩夺目! 在他的诗里,充满人文关怀和深切怜悯,诉说着理想和尊严,剥去了光鲜伪善的外衣,刺破了包裹严实的脓包。

故乡、父母、亲人、凡夫俗子都是他抒写的对象。难怪我的一些年轻的朋友见转载的这首《叛逆的水》都纷纷点赞,因为它记录了他们创业的艰辛,生活的感慨。 特别有一位朋友希望我读读这首诗,代言他们的心声……

正如诗人自己所言:我把命运留给我的痛,分成若干次呻吟。文学似乎也是叛逆的水,曹雪芹举家食粥,却有《红楼梦》诞生;杜甫终生苦处,才有千古诗篇流传。屈原放逐,史公受刑,东坡遭贬,等等等等,中国文学的幸事,伴随的却是许多高尚灵魂的不幸。 我们希望文学这滴叛逆之水,跳下草叶,滴进小溪,跃入山涧,流进小河,汇入江海……然后,在太阳的蒸腾下,又重新升华,再一次变成水滴,砸向地面……进而转换成一颗水晶般的纽扣,真正地滴水穿石

 

叛逆的水

 

很多时候, 我把自己变成

一滴叛逆的水。 与其它水格格不入

比如,它们在峡谷中随波逐流 

我却在草尖上假寐; 它们集体

跳下悬崖,成为瀑布,我却 

一门心思,想做一颗水晶般的纽扣 

解开就能看见春天的胸脯;它们喜欢 

前浪推后浪,我偏偏就要润物细无声 

他们伙在一起,大江东去 

推枯拉朽,淹没村庄与良田 

而我独自,苦练滴水穿石 

捡最硬的欺负。我就是要叛逆

不给其它水同流的机会。即使 

夹杂在它们中间,有一瞬的浑浊

我也会侧身出来,努力澄清自己


 卖毛豆的女人 

她解开第一层衣服的纽扣 

她解开第二层衣服的纽扣 

她解开第三层衣服的纽扣

她解开第四层衣服的纽扣 

在最里层贴近腹部的地方 

掏出一个塑料袋,慢慢打开 

几张零钞,脏污但匀整 

这个卖毛豆的乡下女人 

在找零钱给我的时候 

一层一层地剥开自己 

就像是做一次剖腹产 

抠出体内的命根子 


堆父亲 

流水的骨骼,雨的肉身 

整个冬天,我都在 

照着父亲生前的样子 

堆一个雪人 

堆他的心,堆他的肝 

堆他融化之前苦不堪言的一生 

如果,我能堆出他的 

卑贱、胆怯,以及命中的劫数 

我的父亲,他就能复活 

并会伸出残损的手 

归还我淌过的泪水 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 

再痛一回。我怕看见 

大风吹散他时 

天空中飘着红色的雪 


工厂里的国家 

把云南、贵州、四川、山东等地变小 

变成小云南、小贵州、小四川、小山东……

这个时代早已学会用省份为卑贱者命名 

简单明了。省略姓氏,省略方言 

省略骏马秋风塞北,省略杏花春雨江南 

如果从每个省、自治区、中央直辖市和特别行政区 

分别抽一个农民工放到同一个工厂里 

那似乎,这个工厂就拥有一个 

穷人组成的小国家 


诗人简介: 

王单单 生于1982年,云南镇雄人。曾获首届《人民文学》新人奖、2014《诗刊》年度青年诗人奖、第二届《百家》文学奖、2013年度《边疆文学》新锐奖、2015华文青年诗人奖、首届桃花潭国际诗歌艺术节?中国新锐诗人奖等。参加《诗刊》社第28届青春诗会,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山冈诗稿》并入选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好诗?第一季。 


                                                               水子于2018620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